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回忆胡班长  

2016-06-12 17:54:35|  分类: 忆桥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社员:任小强


        胡林顺班长是1968年从武汉入伍的战士,计算站三中队九班班长。我参军不久分到老连队后的电工课培训教员,在强调阶级斗争的年代被贴上“单纯军事观点”的标签,还遭到一桩离奇的“老鼠咬电线”事件诬陷。中队撤销了他看机房的工作,对他进行审查加批判。面对这一切,老胡很坦然。依然默默地做着分配给他的工作,当然不是业务工作,直到复原。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几句日常报告词后,指导员出现在队伍前面。他是1958年入伍的,高个,不胖,30多岁人背却有点驼。平时说话声音不大,但因为双眉紧锁,总给人一种可敬可畏的感觉。

        他站在队伍之前,清了清嗓子,念了一段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语录。开始严肃地说道:“今天机房里一组电线被人割断了,现场已经保护,损坏的线已经拿去化验,我们支部已经作出决定,由各级领导组成专案组排查。” 他特别强调这是阶级斗争在部队的表现,


        怀疑一切的年代,大家紧绷着的斗争的弦,让人感觉气氛骤然变了。每天各分队上机房训练都是集体去、集体回不可能有作案的时间,于是自然想到看机房的老胡。虽然大多数不相信老胡自己又看机房又割电线,但是他个人极好的无线电技术和能力与当时连队强调政治思想第一的气氛格格不入,自然成了抓典型的好教材。我不相信,因为老胡不是那样的人。他根红苗正,是烈士子弟,也是我的老师。


        1970年的春天,结束了新兵训练生活,我们10人被分到老连队。坐上解放牌大卡车,从华县到渭南塬上,抬眼望去远处一座座青山,田里绿油油的麦苗,路旁不知名的野花,还有边走边编草帽的小女子。那时遥测分队去执行任务了,其他大部分还在支左。我们几个新兵就和从支左撤回来的二分队五班组成临时班,在一个中学里暂住。因为部队性质所以无线电课的普及很重要。我们这些初中生肯定这方面知识不够,于是就由老胡给补课。老胡讲课深入浅出,用很生动的事例讲解复杂的概念,譬如,讲到电压时,就问为什么小鸟站在高压线上不会触电,是因为没有电位差(电压为零)。


        在老胡接受调查的日子里,他没有闲着,他会木工,于是就被安排给机房做一个放拖鞋的柜子。那段时间我正好出板报,在一间房子里就会聊上几句。我不敢和他谈这件事,他在我面前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本来话不多的他只是专注地推着刨子,把一块块木板拼成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柜子。不久之后,化验结果出来了,结论是老鼠咬的。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炊事班里就常有老鼠出没,而且是很大的山老鼠。可是也没有听到为老胡正式平反。


        1971年,老兵复原的季节到了。我听说会去内蒙一个工厂,但是不谈这个事件的精神打击,就说老胡刚犯过阑尾炎,在部队卫生所手术过程过长,已经让他的身体更加虚弱,恐怕经不住北方的天气。我估摸他会回武汉,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可是当我问他复原去处时,他幽默地对我说:“大姑娘上轿要包头”,他果然选择了一个艰苦的地方,一个可以为国防事业贡献的地方。


        在我心中他就是一棵高大挺拔的大树,经得住风雨摧残,为人们撒下阴凉。40多年后,在战友们团聚的日子,我很想念胡班长,那个时代他给我们留下的太多,而我们亏欠他也太多。


任小强2016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