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三千乌鸦兵”哪里去了?  

2016-06-10 10:36:2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社员:王沂宁

乌鸦三部曲之二

“三千乌鸦兵”哪里去了?


乌鸦在文人墨客的笔下,总是和凄凉、孤独、昏暗联系在一起,但是在曲阜,因为有了伟大的孔子,这里的乌鸦也变的非同一般了:一是地位高,被称为孔子的“三千乌鸦兵”,整个冬季都栖宿在平时连七品县令都难得一进的孔庙里;二是名气大,“乌鸦不落孔林”曾作为一个“中国四大生态之谜”流传全国;三是数量多,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种群数量达到数万只。可是,当曲阜作为一个著名的文化古城对外开放时,兴致勃勃的游客却连一只乌鸦也看不到了,这里所发生的所有关于乌鸦的故事,都成了传说中的传说,人们不禁要问:曲阜的乌鸦哪里去了?

如果说:乌鸦不落孔林不是什么生态之谜,只是它生态本能的一种自然体现,那么,这数万只乌鸦不见了,也不是什么谜,而是死于农药中毒,因为它们天生固有的生活习性,注定了在人们大规模地使用农药面前,首先遭到灭绝的命运。

在曲阜,除了生活在尼山、苍平山一带的红嘴山鸦之外,平原地区最常见的就是白颈乌鸦、寒鸦和秃鼻乌鸦了。其中数量最多的是秃鼻乌鸦,它们作为一种大型留鸟,终年生活在这一地区,有效地控制着蝗虫、甘薯天蛾、大豆天蛾及田鼠、黑线姬鼠、野兔的爆发成灾,和他们喜欢刨食播种到地里的种子的害处相比,还是属于一种益大于害的农业益鸟,而刨食种子这一“不良行为”,最终把它们自己推上了死亡之路。

乌鸦被称为自然界的清道夫,是因为它们有嗜食腐肉的习性,在清除动物的腐烂尸体,消除有机物对环境的污染方面有着特殊的贡献。但是,随着七十年代开始使用氟乙酰铵等剧毒的农药,就为乌鸦的灭绝埋下了伏笔,乌鸦的总体数量开始逐年下降,特别是在繁殖期间,那些人们毒死的老鼠以及因二次中毒死去的猫、狗、猪及各类家禽,有的人不是把它们掩埋掉而是抛弃掉,当这些腐烂的动物尸体被成鸦吞食或带回巢中喂养雏鸦时,它们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相当一部分乌鸦就是这样被毒死的,人们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给乌鸦带来了厄运。

真正给乌鸦带来灭顶之灾的时间是从1983年开始的,从这一年开始,我国开始停止使用六六六、DDT等低毒、高残留的有机氯农药,而开始使用有机磷氨基甲酸酯类的剧毒、高毒、低残留的农药,这类农药虽然在环境中降解快、残留期短,但是,在消灭害虫时,也给大量的非靶生物带来了灾难,甚至造成了无数个家庭的悲剧。由于我们开始落实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再次分得土地的农民种田的积极性特别高涨,为了防止病虫害,大幅度的提高单位面积的粮食产量,而开始大量使用农药,我们的农业技术部门也大力推广种子拌药播种技术,并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种子包衣”,对于天性喜欢到新翻过的土壤中刨找食物的乌鸦来讲,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灾难,这一粒粒种子就是一颗颗毒饵,使他们成群地被毒死在田间地头,笔者在1983年秋季参加农业区划调查期间,曾经在一块刚播完种子的麦田里看到黑压压的一片死去的乌鸦,粗略统计,约有二百余只,同时被毒死的,还有一些野兔、喜鹊、斑鸠和鸽子,特别令人惋惜的是那些参加竞翔的信鸽,从足环上看,有的已经飞行了上千公里,这些优秀的信鸽,在平常的人看来只是些普通的鸽子,但是,在养鸽人的心中,那就是他们的一个世界,这一羽羽永远不会再归巢的鸽子会在他们心中留下一道永远抹不掉的阴影。

“无钱就卖粮,有钱就盖房”,就是对那个年代农民思想的真实写照。从1983年开始,富裕起来的农民掀起了一股盖房风。大量的适合鸟类筑巢的大树被砍伐,当繁殖的季节来临时,为了寻找一个适合筑巢的地方,许多种类的鸟都飞走了,乌鸦也不例外。但是,这一点对乌鸦来讲已经不重要了,在那个年代里,几乎全国都推行一种播种模式,就乌鸦本身的觅食习性而言,纵然飞出八百里,最终也难逃被农药毒死的结局。

短短的几年时间,曲阜的乌鸦基本上就绝迹了,1986年的冬天在孔庙里已经看不到一只栖宿的乌鸦了,一个和我们相伴了几千年的物种,一个几万只数量的庞大种群,就这样追随着我们的播种机,最终悄无声息的消逝了。

曲阜乌鸦的消逝,不仅是使我们少了一个消灭害虫的动物朋友,更重要的是使我们之间的一条特殊的生物链受到影响,曲阜的乌鸦在一年之中,有近四个月的时间栖宿在孔庙里,排除的粪便把桧柏树的叶子都涂成了灰白色,然而雨季一来临,这些富含磷质的鸟粪,都作为优质的有机肥渗到了土壤中,被桧柏树所吸收,在笔者学生时代的记忆中,那些桧柏树的叶子是墨绿色的,真的是绿的发黑,据科学测定:一亩桧柏林,一昼夜可以放出一公斤杀菌素,可以有效的杀死肺结核、伤寒、白喉、痢疾等病菌。曲阜作为一个流动人口众多的城市,孔庙周围又分布着许多学校、医院及宾馆等流动人员相对较多单位。多年来,没有发生过一起流行病,这不能不说没有桧柏树和乌鸦的功劳。现在,这些桧柏树有许多已经呈现衰老之势,这是有多种原因的,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明朝开挖的护城河,长期以来阻断了地下水的循环,使得孔庙里的地下水碱性逐年增强。(这就是为什么市区内的井水越来越苦的缘故)乌鸦已绝迹近二十年了,也就等于桧柏树近二十年没有施过有机肥了,这使得碱性的土壤更加板结,(四季常青的舶来草坪更让土壤密不透风。)使桧柏树根系活力减弱,自然影响到树的生长,树势不旺,杀菌素自然分泌的少,这一环扣着一环的生物链,哪一节都是不能断开的。

曲阜的乌鸦消逝了,它使我们联想到一个来自国外的报道:十九世纪初,北美大陆生活着一种叫北美旅鸽的鸟,又名漂泊鸠,喜欢成群飞行和栖宿,它们的数量最多时在北美大陆有50亿子孙,它的肉质鲜美,是猎手们最佳的捕捉对象,人类科学的进步、技术的发展,加快了飘泊鸠灭绝的进程,他们用电报传递鸟群飞行路线的信息,用铁路运输鸟肉作成罐头,这种悲剧持续到19003月,最后一只漂泊鸠被一名猎手的子弹所击中,从此,漂泊鸠庞大的家族便在广漠的天空中永恒的消失了,191491日,地球上最后一只被称为“玛莎”的漂泊鸠在美国的辛辛那提动物园死去了,它的尸体被制成标本,至今陈列在华盛顿国家博物馆内。今天,人们掌握了克隆技术,但面对一只没有活体细胞的皮毛标本,科学家们依然是无能为力、束手无策,我们应该从中得到些启示: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去博物馆里参观乌鸦的标本。

美国著名的印地安酋长西雅图说过:“如果野兽们全部不复存在,人类也会因精神上的巨大孤寂而死去。”这决不是危言耸听,人类和自然界的万物一起,构成了一座生物金字塔,人作为一种最聪明、最进化的动物,坐到了金字塔的顶尖上,自然界的物种越多,则金字塔就越大,所以说,人类保护自然资源,其实就是保护自己。

让我们都怀着仁爱之心,去对待自然界的生物吧!因为我们共同拥有一个地球。

原载《曲阜日报》2002108 第四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