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我参与了一次有意义的接待活动  

2016-12-01 09:19:0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肥市蜀山区五十中新区七年级13   张夏阳

今年“十一”的假期,我过得充实而有意义。我爸爸分别三十年的老连长——北京的王永瑞伯伯、韩妈妈要来肥相聚,我参与了此次接待。

三十年前,我爸爸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伙,那年,他入伍后被分配到国防科工委某基地后勤部司机训练队,新兵训练结束后被连队留下当文书。听我爸爸说,新兵当文书,其实也是个“勤务兵”,他主要跟随、照顾指导员,王伯伯那时是连队的队长,由通信员跟随、照顾。我也看过我爸爸在他们《桥南公社》战友博客上撰写的《感念我部队的老领导》的回忆文章:“……虽然我们的工作关系也就是一年多点,但老连长后来到总部机关后,却没忘记我这个“勤务兵”。我在国防科工委指挥技术学院学习的两年间,他两次来学校检查指导工作,都抽空来看望我,临别时总是热忱地询问:还需要什么?特别让我至今难忘的是,在毕业离校前的那次看望,当时他问我毕业后想不想留在北京?他跟我说,帮我联系了国防科工委系统工程部,他们下面的警通连里空缺了一个副指导员的职位,说我要去的话,他就请他们商调。只是我当时年轻、不谙世事,却表示了想回桥南基地的想法,从而错失了北京工作、定居的机会,也辜负了老连长的一片心意……时至今日,每每回想起老领导们对我的关心、厚爱,我总为当年的错失而遗憾,为现今无从回报而惭愧……”

后听我爸爸说,他最后一次见老连长,是一九八八春夏天,是那年去辽宁兴城疗养时路过北京逗留了两天,并住宿在王伯伯、韩妈妈家。后来听说这位王伯伯又由兵员装备处处长,升为军务装备部副部长,为副师级干部,若干年后是按正师级待遇退休的。    

    也许是上了岁数的原因吧,这些年,我爸爸嘴里时常叨念起部队的这些老领导。这次,王伯伯、韩妈妈来肥,我们全家都很重视,打扫卫生、整理家居,反复与王伯伯联系、征询日程安排。“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十月六号一大早,我就起了床,跟着我爸爸去合肥火车站接站。八时许,T63次车的旅客出站了,我爸爸一眼就看见了王伯伯他们,我们热切地迎上去,我接下王伯伯肩上背包,我爸爸接过韩妈妈手上的提兜,然后,我爸爸开车送他们到梅山饭店安顿。

稍事休息后,他们商量起日程来,根据王伯伯他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多、行程紧的情况,在安徽的日程安排:六号一天,合肥随便玩玩看看、晚上早点休息;七号一早参加“重阳节,登‘两山’四日游”的旅行团,去九华山、黄山游玩;十号晚返回合肥后,晚宴接风;十一号一早由合肥坐高铁去南京。定完日程,接下来我们一起跟车来到合肥市政务文化新区观光,我爸爸和王伯伯他们顺着天鹅湖畔漫步、观赏,一路回忆、一路交谈,在西岸的“冬泳亭台”处,我们逗留了许久,我看见我爸爸与王伯伯有说有笑,非常亲切。毕竟是三十年未见的老战友,过去他们都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也就是过年时打电话互致问候,现在见面了,自然有说不完的话。我为他们在湖畔拍照留影,我还给他们表演了俯卧撑……

之后,客人们来到我们家里,我妈妈已经打扫完卫生,把茶都沏好了,等客人坐落后,妈妈又为他们切橙子、削苹果……交谈中,韩妈妈感慨岁月无情,三十年变化太大,很怀念我爸爸年轻军人时模样……她对我们的热情接待、安排,表示感谢。我爸爸也讲得真情:“邀请你们到安徽来玩,是我多年的心愿;你们大老远地从北京来肥看望,还是念着过去的那份情谊;你们能来,也是给了我们一次感恩的机会……”

然后,我们一同到小区附近的餐馆吃午餐。餐后,我们开车到滨湖新区,准备到巢湖边上和渡江战役纪念馆看看,后我爸开车路不熟有点转向,韩妈妈也觉得最好能回宾馆休息,养足精神,明儿一早出发九华山旅游,于是我们就开车折返送他们回宾馆休息。王伯伯他们知道我爸爸内退后还在做点事,便不让我们久陪了,催促我们抓紧回去。在返回的高架路上,我见爸爸仍是那样的兴奋和喜悦,便脱口问:“‘人类’,我感觉你接待王伯伯他们,比接待我大伯伯还要热情”。我爸爸右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朝着我比划了一下:“什么叫‘升华’,这就叫升华!”我点了点头,想起爸爸曾对我们说过的:“年轻时,老领导对我的关心和牵挂,这份战友的情谊,是非常宝贵的!”如今,我感觉,爸爸与老领导之间的战友情谊,已经升华为亲情一样了。我看了真的很温暖,我想,我以后做人也要像我爸爸那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回到家里,考虑到他们外出登山体力消耗大,我们还到小区傍边的熟食店里买了些卤牛肉和猪舌条,切成片,以备给他们上山食用。我顺乘机也吃了两片,那味道真好。

第二天天还没亮,五点钟我们就开车出发,赶到宾馆,收拾行囊,退完房,我们就直奔旅游集合处。路上,我爸爸把他作曲的《天上的黄山》放给他们听,还把打印成册的一些文章、作品,送给王伯伯他们。韩妈妈直夸我爸爸:人文素养好,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王伯伯他们走后,我们原打算,等他们十号晚上再回来,就安排在合肥特色的菜馆吃晚饭,并且,爸爸还安排我,在那天晚饭的席间,给客人朗读《感念我部队的老领导》一文中回忆、讲述王伯伯的那段章节。为此,爸爸指导我练了两个晚上。但是,王伯伯他们到黄山后,可能是在导游的鼓动下,他们临时改变了行程:十号下山后,由黄山直接乘大巴去杭州(放在在我们家的东西,以后直接邮寄北京),看G20后的杭州风采。爸爸接王伯伯打来的电话后,我也感到没能为客人饯行、话别而遗憾。我爸爸只得将为他们在网上订购的合肥至南京的高铁票退掉,还是我操作的呢。电话里,王伯伯还约我爸爸明年去北京游玩,我在旁边听了很高兴。我爸爸也曾表示过,下次再去北京后,要完成他的一个心愿:在他离京前,请老领导、老战友吃个饭,畅叙曾经的友情,最后把他的作品向老领导们做简要地汇报,说这是感恩、汇报之旅。我也期待着这天能早日到来。当然,我是要登上长城的:“不到长城非好汉!”

再见了,王伯伯、韩妈妈!祝愿你们这次南方之行,一路顺风!

0一六年十月十六日于 合肥

 

 

 

0一六年十月十六日于 合肥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