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感念我部队的几位老领导(二)--与三位政治部门领导的工作交集  

2015-06-26 09:48:53|  分类: 忆桥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徽社员:张林,笔名:弓木
感念我部队的几位老领导(二)--与三位政治部门领导的工作交集 - 桥南公社 - 桥南公社博客
 

提干后,作为政工干部,我先后与后勤部的三位政治部(处)领导都有过工作交集,时间虽然并不是很长,但他们的工作风范、音容笑貌,仍依稀脑海。一位是早年就转业的后勤部政治部王主任(尚不知全名、好像是河南周口人)。那时,我在司训队任排长兼教员,在基层就听说政治部新来的王主任讲话有水平,工作有魄力。这年,我参加了基地演讲比赛前的后勤部预选赛,获得基地参赛资格后,王主任接见了我们。我对他很是敬仰,还独自、冒昧地前往他办公室,就演讲稿的修改征询意见,并就后勤部演讲代表们的“战前练兵”,向他提出建议。王主任首肯了我的想法,还夸奖我的演讲稿里含有朴素的哲学思想,并希望我能系统地学习。次年,我能去国防科工委干部学校(后更名为国防科工委指挥技术学院)学习,可能也是他的安排。

两年后,在学成即将返回原部队的时候,我知道王主任喜欢抽烟,小小年纪的我,出于朴素的感情,我专门从北京稍带了几包印有“人民大会堂纪念品”的香烟。然而,在返回机关报到时,王主任已调任基地纪委书记了。我赶紧上楼前去拜见。记得当时我是把香烟拆散了,放到一个纸皮档案袋里,在敲门进入他的办公室后道明心意时,只见他的手直摇摆,他似乎觉得这样不合适,因为当时他毕竟是纪委书记。但是,当他看着惜日部下、一个小干部那单纯、质朴、恳切的目光时,他还是欣然收下,并赶紧放到拉开的抽屉里。

去机关报了到、拜见了已离任的王主任后,我就回连队任副指导员去了。后听说王主任从纪委书记的岗位转业到地方工作了,临行前,我们后勤部好些干部都十分留念、依依送别。

第二位是继任的薛主任(也不知全名)。第二年秋天,我在连队任副指导员岗位还未满一年,后勤政治部就要调我去机关。当时我所在的连队也没有指导员,也就是我跟队长俩人搭班子、带连队,只是,当时我也没患得患失、考虑太多,总感到到机关工作,这是上级领导对我的信任。政治部的薛主任,他是江苏江阴人,大约五十岁左右吧,个子不高,副师级领导,平时不苟言笑。但有时在小范围里,我们两个年轻干事也会逗他,这时他高兴起来,就操着他那南方口音,对我们微笑着嘟囔:“小家伙!”。这让我们感觉很亲切、亲近和欢喜。

记得在来关机工作之前,基地政治部指定我们后勤政治部派一名干部参加国防科工委部基层队音乐骨干培训班,回来也要办班传授。后勤政治部领导觉得我有文艺特长、又在当教员,于是就派我前往学习。期间,我较为系统地受听了“军艺”柴志英老师的乐理知识及教授法课程,聆听了施光南、肖克、伍绍祖等大家及领导的讲座、讲话。回来后,在基地文化处刘磊处长的领导、安排下,我如法主办了地基音乐骨干培训班。

调到后勤政治部工作后,印象比较深的一次重要工作,是薛主任指派我,代表后勤政治部参加基地接受从其他部队划转我部的新民农场(营级单位)的工作组,其中干部组织工作是由我在带队副部长的领导下具体负责,回来后直接向薛主任和部党委常委会汇报。只是那时我初出茅庐,工作见识和经验有限,青涩而非干练。

我在薛主任手下工作也就大约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就调到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当政委去了。那时,也曾听到有些老干事抱怨:薛主任把能干的人都放在身边当干事(而机关又不能提职),好些人都被耽误了。。。。。。但我后来觉得,那只是他工作方法和当时的情况;就我而言,他能看得上我、调我去机关,并让我感觉到他对我的关心和喜欢,我真的很感恩了。

第三位是政治处的李坤明主任。那年部队整编后,后勤政治部降格为政治处,首任是李坤明主任。李主任来后不久,因为工作需要,我还下连队代职了近一年时间,后来,再回到处里工作不久,我也因成家后,就要求转业回地方工作了。

在李主任直接领导下工作的时间虽不长,但对他印象还是挺深的。一个是,用现在的话说,他很敬业,也很严谨。印象中他的身体不是很好,但工作中精神好、干劲很足;他思维缜密,说话逻辑性很强。二是待人处事也还有人情味。当时在处理我们处里的突发事件时,对犯了错误的干事,在做法上体现出了人文的关怀。在我对象(女朋友)来部队时,还专门安排汽车送我们去西安兵马俑参观;在我确定转业后,他考虑到我在连队代职时身体受到的影响,还专门安排我去辽宁兴城疗养所疗养。

可是回来后,我却突然听说他们两口子也被安排当年转业,于是我当晚便登门拜访,也算跟李主任作最后的话别,之后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