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我的军旅生涯(八)--湘西站捕蛇记  

2014-04-08 13:00:23|  分类: 忆桥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社员:王沂宁

湖南盛产蛇,其中的尖吻蝮(五步蛇)和银环蛇既是大名鼎鼎的毒蛇,又是珍贵的中药材。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的蛇类专家陈远辉发现并命名了一种新型蝮蛇—莽山烙铁头,这是一种只生活在我国境内的特有物种。也是世界排列第50名的毒蛇,从某种意义上说。它的珍稀程度超过大熊猫。

    1976年,我随607气象分队调往湘西站,由于气象台处于筹建阶段,当时的地理环境呈现一种原生态,营房周围生活着多种蛙类,从而也吸引了许多蛇类来捕食。据我观察,那时房前屋后的蛙类主要是黑斑蛙、金线蛙、沼蛙和泽蛙。特别是那种泽蛙,亦称“梆声蛙”,它的体长虽然只有5厘米左右,但叫声宏亮清脆,真像是敲梆子,好像造物主专门为了鸣叫而创造了这一物种。成群的蛙鸣,吵的你无法入眠。前来捕食青蛙的蛇类中,数量最多的是无毒的黄额蛇,它性不畏人,在北方,更多的时候是进入农家小院里捕食老鼠。此外,还有一些滑鼠蛇、虎斑蛇和赤练蛇,毒蛇一般很难见到,除非你专门去捕捉它。大雨过后,气象台附近的小路上会爬出一些头尾花纹一样,体长约30厘米的纯尾两头蛇,不仔细观察分不清头尾,会误认为是一条条大个的蚯蚓。

刚调到湘西站,南方的潮闷天气一下子就把我热蔫了,每天的大米饭,辣椒吃的我也没有了食欲,想起了在家时因消化不良吃的山楂丸,于是我去找卫生员陈众阳,他很爽快地给了我一盒,同时,我们俩私下里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即我给他一颗蛇胆,他给我一盒山楂丸。那时候我在观测组,执行的是24小时全天观测的业务规范,观测组的灯光彻夜不灭。在当时,周围居住的老百姓生活都还比较清贫,连个手电筒那样的家用电器也没有,出门还打着灯笼。一到夜晚,周围漆黑一片,许多趋光性的昆虫都被观测组的灯光吸引过来,昆虫里面以飞蛾居多,如水稻二化螟、水稻三化螟、稻苞虫等农林业害虫,也有少数翅展10多厘米的乌桕大蚕娥和绿尾大蚕娥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这些撞到玻璃窗上的飞蛾受伤后落在地上不停地挣扎扑腾,吸引着多种蛙类前来捕食,而喜食蛙类的蛇也跟踪前来,真可谓“青蛙捕蛾,长蛇在后”。夜间观测完后,我就打着手电筒去捉蛇,第二天拿蛇胆去找卫生员换山楂丸。几天下来,大约换了七八盒,由于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协议,换来的山楂丸还不能跟其他战友分享。几盒山楂丸直吃的我满嘴里没有了山楂的感觉,只剩下一股子中药味,那真的是吃够了,这时我才想起了那是药三分毒的老俗话,我也没有捉蛇的兴趣了。我去找卫生员,正好卫生员也招架不住了,他告诉我,站里卫生所一个月才发给气象台三十盒山楂丸,并提出让我用五颗蛇胆换一盒山楂丸,我顺水推舟地答应了,但从此再也没有交换过。可能是吃过了头伤了胃,从此后对冰糖葫芦都没有了食欲。

在禁枪令颁布前,每年秋天都要到朋友居住的山区农村去打猎,那满山坡的山楂树结的红山楂把树枝都压弯了,我却从来没有吃过一个,因为一看到这些山楂,就感觉嗓子眼里冒出一股中药味。

当今世界,由于人口的增加和环境污染加剧,自然界里包括青蛙和蛇的种类及数量都处于锐减状态,刻不容缓地需要加大对它们的保护力度。在湘西站捕蛇的生活经历,成了一段留在了脑海里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