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激 情 岁 月 (四)外调  

2014-03-05 17:33:07|  分类: 忆桥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社员  侯大生

     一九七〇年初,学校政治运动进行到落实政策阶段,我和李凤坤奉命与学校的人去外调,我们俩人一个人跟一位教师,分别去不同地方,我和一位语文李老师一起去,我们外调对象是一位政治老师A,老师A是中共党员,参加过抗美援朝,解放前参加过国民党三青团,据说还是三青团的委员,历史不清楚;一位是外语老师B,老师B是个华侨,抗战时期从新加坡回国抗日,在去延安途径山西被阎锡山部队扣下当上国民党军队的教官,别人讲他军衔是少校,他说是少尉,因当时中尉以上是敌我矛盾,成份不清楚要外调。我俩从渭南火车站坐上火车,晚上住在西安一家小旅馆里,夜里正在睡梦中,突然一阵急促哨声响起,伴有人声高喊:“敌机来了,赶紧去防空洞。我们俩赶紧穿上衣服,随着人群进入楼下早已挖好的防空洞。十分钟过后,外边进了几个人,一个中等个子前面走,后边有两个人架着一个人的胳膊走后边,后边还有几个人手拿棍棒跟着,前面人边走边喊:“抓住敌特了”,在防空洞里转了一圈走了。又过五分钟,防空解除,人们陆续回屋睡觉,回屋路上我问服务员:“刚才怎么回事”,她说:“防空演习”。原来如此,虚惊一场,真是备战备荒,全民皆兵。

     我们俩坐公交车,来到西安城边一个机械厂,找一位曾经和B老师一起在国民党军队服务的军医,我们递交了介绍信后,由厂保卫科把军医叫来,这个人解放前是国民党少校军医,正在厂内劳动改造。我们问他B老师历史情况,他开始说:“B老师是少校教官”,我们叫他写证明材料时,他又说:“时间长了,记不清了,我印象他的领章和我一样,是一个花,也可能是少尉,我回家问我老婆再写”,因他老婆也认识B老师。军衔花一样多,杠是一个,还是二个,那是少尉与少校之分,军医没看清、记清,找老婆问一问核实 ,合情合理,但李老师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没有叫军医回家问老婆,按少校军衔写的证明材料。

     我们从机械厂出来,为了赶时间,到商店买了些掺有粗粮糖果点心(北京叫果子)。,当时,国家经济落后,糖果点心大部分是粗粮加工的,水果糖是红署做的,全国北京、上海等,能购买到奶牛、甘蔗水果糖,我们许多人探家、出差时,从北京往回带糖果,火车站也限量检查。从西安火车站坐火车去户县,调查政治老师A历史问题。从户县火车站下车,我见到许多当地老百姓,带着大瓶子、小罐子下火车,我好奇问他们带这些瓶子、罐子做什么,他们讲:“买的醋,当地不好买,要过春节了”。可见当时市场经济、老百姓生活还很困难的,如今市场经济繁荣,百姓生活水平,好似芝麻开花节节高,各类食品、物品玲琅满目,市场供应应有尽有,冬天吃上西瓜、反季节蔬菜、瓜果,我们这些年过半百岁的人,真如电视剧《乾隆皇上》唱的那样,真想再活五百年。

     户县是全国有名农民画之乡,当年户县县城如贫困的小镇,一条不宽又不太长的街,两边除了县政府一座楼全是平房,晚上,家家烧火做饭取暖,街道两旁屡屡炊烟。我们住在县招待所,腊月天,没有取暖炉与暖气,室内冰冷冰冷的,盖两个被子睡觉。第二天,县革委会办公室人领着我们,找到被造反派夺了权原县委书记,正在农场改造的A老师的同学。这个人穿着一身黑棉袄,一双旧棉鞋,满脸灰尘,看上似是一老农民,根本不象当过县委书记的人。他讲:“解放前他和A老师是同学,年青激进加入了三青团、还是支委,但没有组织任何活动,解放后,参加革命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A老师参加解放军抗美援朝,我留在地方工作”。他认真详细写了证明材料。

    离别了户县,我们来到富平县去找A老师一位抗美援朝战友。富平县城不大,但中心大街比较宽,我们在县城住了一宿,搭车去城北一个塬上的村子,找到A老师战友,他的战友详细讲了,他们在部队生活情况,并写了证明材料。从A老师战友回来,下午去富平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回西安。我们购买了下午五点火车,可是火车晚点五个小时,火车站等坐火车人很多,大包小包一地,我见一位妇女带两个小孩,身边放着一个装满东西口袋,我问她 :“口袋装的什么,上哪?”,她说:“要饭要的馍,回家过年”,听后我心里酸酸的。晚上十二点多到西安,找旅馆很难,在一家浴池住宿登记时,服务员见我是军人(当年地方对解放军很亲切,见面称呼亲人解放军),未安排住在他们浴池住宿,条件差,天亮就起,怕我们休息不好,打电话帮助我们联系,住宿军人招待所,我真心很感谢她。第二天,李老师很热心安排我去公园玩一玩,我归队心切,辜负他的好心,当天坐车我们回到渭南,结束了至今难忘的一次外调。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