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桥南女孩》连载十四-- 马兰男兵  

2013-08-27 09:23:23|  分类: 桥南女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社员:丁戈燕(原著)     整理:柳骊(乐乐)

    终于到了乌鲁木齐新疆军区招待所。焦虑等待。。。。。。发往喀什的军车一辆也没有,我和姐姐天天晚上守着电话机,盼望着爸爸能带给我们好消息。

    房间里住着六七个父女,都是前往喀什站探亲的家属,小媳妇,拖儿带女的。一屋子的孩子哭,大人叫,烦死人了。

    楼道里过来过去的全是当兵的,个个脸上挂满了焦虑。只有一个男兵满脸笑容的在走廊里晃来晃去,我好几次打开谁都看见这样一个嬉皮笑脸的人。居然还和我们搭讪,“哎,去喀什探亲吗?看样子是新婚吧?”把我和姐姐气得鼻子都歪了。回到房间,我和姐姐互望了一眼,“没搞错吧,把我们都当做已婚妇女啦。看着同房间的一帮从农村来的小媳妇,她们多土啊。看来下农村这两年也把我们改造的和她们差不多了。这个男兵什么眼神啊,真是讨厌,这让我们原本就较早的心情更平添了一份沮丧。

    漫长的等待,加上有传言过来,华主席发指示要退回后门兵,听说已经退了一些,我和姐姐心急如焚。恨不得立马穿上军装,下部队,生米煮成熟饭。可老天爷成心磨难我们,让我们天天在这招待所里煎熬着。

    哎,你说奇怪吧,什么时候那个嬉皮笑脸的男兵居然跑到我们的房间来吹牛了,部队就是这样走到哪里都是一个大家庭一样。过去我们在喀什站住时,家里也是经常来干部和战士到爸爸房间去谈话,有时甚至是一帮一帮的。下乡两年倒不适应了。这个男兵自称是马兰的,和我们房间的小媳妇们谈的火热。

    “我们基地是搞原子弹的。“

    “有什么了不起,马兰就是不如东风。“

    “我们的大礼堂很漂亮。“

    “嗨,你们马兰的礼堂是用‘东风’基地剩下的材料盖的,东风的大礼堂才漂亮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居然和他吵起来了,这个来自马兰的男兵。收起他的嬉皮笑脸,很认真地和我辩论。急赤白脸地捍卫着马兰。

    这几天马兰男兵天天来我们房间吹牛,开始还特讨厌他,后来发现由于他的加入,难熬的等待,焦虑的情绪竟然缓解了不少。日子开始一天一天过得飞快,而且我们房间里的笑声不断。

    说到原子弹发射,又说到辐射,他居然说到一个战士在执行发射任务时,受到辐射,病危住院时问他临终愿望,他说最想见见毛主席。我们听了心里又难受又纠结,这个愿望实现起来几乎不可能,因为他带有辐射,辐射传给了毛主席那还了得?可想起那壮观的蘑菇云,难道不是这些一线官兵做出的的巨大贡献吗?他们理应得到这种巨大的荣誉。

    我和姐姐纠结了半天,姐姐突然用怀疑的眼光看了他一眼,“他是瞎编的。”姐姐的话立刻让我释然了。因为我愿意相信没有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这样的说法,这下我的心情好受多了。

    当马兰男兵知道我和姐姐要去当女兵,立刻又吹起他们马兰的女兵,“我们那儿的女兵可漂亮呢,都是新疆军区的干部子女,一个个能歌善舞,不过每次要有发射任务时,她们那个哭啊。”

    我不解的问:“哭什么?”

    “她们要送小狗上实验车。”

    “她们是养狗的?”

    “她们和她们的宝贝可亲呢,每天都精心照顾它们,临走的那天,给宝贝们喝牛奶,吃点心,然后洗澡,吹干毛发,梳洗打扮,然后……”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她们最后就是到烈士陵园给她们的宝贝立墓碑。”

    “出去出去!”我突然狂躁地把马兰男兵推出门去,把他推到走廊,我不能容忍他用这样无所谓的状态讲这件事……

    我们终于坐上了回南疆的班车,中型旅行车坐得满满的,快开车时,马兰男兵跑进来,“求求司机把我也捎上吧,我在乌鲁木齐已经等了二十天了,回部队不好交代啊!”

    “带上他吧!”全车的妇女小孩几乎异口同声地请求司机。司机指了指车上的发动机,”那你就坐这吧,很不舒服就是了。“

    马兰男兵高兴地坐在了发动机上,我们一路又被他的段子逗得前仰后合。

    由于天冷,我们的旅行车总是抛锚,到达兵站已经是夜里两点钟了,兵站根本没有床位,兵站站长只好把食堂门打开,让我们在食堂里坐坐,暖和暖和。一进门马兰男兵就扑向暖气包,还不忘给我占个暖气包,大家都跟他学,一人抱住一个暖气包,渐渐地说笑声没有了,大家都趴在暖气包上睡着了。

    趴着睡实在太太难受了,我从暖气包上抬起头,居然看见马兰男兵根本没睡,坐在那里抽烟,白天的嬉皮笑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愁苦。我突然发现他不笑的时候,挺男人味的,像电影《51号兵站》里的小老大,很英武的感觉。

    他发现我在看他,嬉皮笑脸又回到他的脸上。我心想:他干嘛总是一副坏笑呢?英武的男人不见了,又回到一个嘻嘻哈哈的大男孩感觉。

    “哎,你怎么不睡?”他问我

    “太冷了。”

    他脱下了他的大衣,盖在我身上,我慌忙躲开,”脏死了,你看上面都是油!”

    “这你就不懂了吧?在北疆谁的大衣有油,说明谁富有,吃羊肉抓饭多的,抓完饭就擦在衣服上.”

    哈哈,他又一次把我逗乐了。

    “看你刚才挺发愁的?“

    “这是秘密。“

    “告诉我,我不告诉别人。“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家相亲去了。“

    “成了吗?“

    “没成,就三四天时间,人家嫌我是新疆的,太远。“

    “可不?”我说道,“时间都花在路上了,我也发愁啊,到了喀什,说不定赶上新兵集训,被退回老家农村……“

    “不会,你一定会当上女兵的,而且还是最漂亮的女兵。“

    轰的一下,我觉得暗淡,破败的兵站食堂变得明亮起来,逃兵般的又冷又饿的艰苦生活在我脑海中顿时退去,心中充满着开满鲜花的浪漫。

    “谢谢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感受,只知道当时小姐妹们谈到这一类的事情都是一律称男生为思想作风不好或者流氓什么的,那时候的人怎么这么假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迷迷糊糊地被姐姐叫醒,被拖上了车,在车上又睡了一大觉,醒来时阳光照在汽车发动机上。不对!这是谁?只见坐在发动机上的是一个军官,而不是他!原来,一大早就把马兰男兵留在兵站了,要把这个特殊的位子让给军官,因为军官更需要早些回到部队。天啊,那他要等多久才能回到马兰啊?我突然感到心中的刺痛,我为什么要睡觉?连个道别都没有,他叫什么名字?他在哪个中队?他干什么工作?他的家乡在哪里?不知道,全都不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

    汽车继续在沙漠中奔驰,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漠,让一切生命迹象了无痕迹。我突然很

想流泪,无论为我,还是为他,一切都变得虚无。

    不,这不是虚无,在精神世界里,他已常驻我心,他给予我自信,给予我一种在困境中的坚强和乐观。

马兰男兵,转瞬即逝,且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