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  

2013-07-16 09:27:53|  分类: 忆桥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汉社员 黄援朝

     1967年,在文化大革命的疾风骤雨中,我军诞生了一支新的部队。这支部队的诞生、发展、壮大,演绎了我国航天测控网的光辉历史,为祖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创立了丰功伟绩。

   这支部队组建初期叫训字436部队,后来改称89750部队。总部设立在陕西渭南的桥南公社。这支部队的干部,主要来自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还有当年分配来的军事院校和地方院校的学员。这支部队的第一批兵,则在1968年初从湖北省征集了一个团的新兵。

   从湖北征集的这个新兵团,一营从武汉市直接开拔到陕西渭南的桥南公社,二营、三营则分赴全国各地,由当地军区代训。一个团的新兵洒向全国各地,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充分体现了这支部队的特殊性。

   当这个团的新兵满怀矢志报国的热情奔赴桥南公社和祖国各地时,他们不曾想到,自己的命运从此和祖国的航天测控事业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这里,介绍一下这一批兵刚到桥南公社的一些情况,以期展现桥南公社创业初期的艰辛。

 

                               黄浦集结

 

   1968年3月17日上午,武汉市去桥南公社的新兵在长江大桥武昌桥头下的一个广场报到。报到后,每个新兵领到了军装和被褥。大家換好军装,向亲人告别。

   来欢送新兵的人很多,除了亲朋好友,还有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当时虽然还处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之中,武装部仍然把欢送仪式搞得很热闹。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泪水挥洒,让人想起了当年的十送红军。

   下午,新兵们被汽车送到汉口的黄浦兵站集结。黄浦兵站里,熙熙攘攘,满目都是没有戴领章帽徽的新兵。

   各个学校应征入伍的新兵在黄浦兵站集结后,部队的领导对我们进行了点名,分连、分排、分班。这是参军后的第一次点名。新兵们回答时,声音清脆、响亮,仿佛不是回答领导,而是告诉苍天,告诉大地,一个顶天立地的战士,站在这里。我回答时,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在心中油然升起。

   武汉市去桥南公社的新兵被编在新兵团一营-连,黄石、大冶的新兵编为二连,郧阳地区的新兵编为三连。在一连中,湖北省实验中学的新兵组成一排,李志农、黄平壤、王德义、陈永安等都在这个排。武汉14中学的新兵组成二排,王义勇、李坤明、李成惠、刘文武等都在这个排。武汉33中学的新兵组成三排。接兵的领导很有眼光,这三个学校都是湖北省的重点中学。这个连中还有阅马场中学、金囗农中和社会工厂的一些新兵,被分散在各个排。我被分配在一连一排三班,在这个班的战友有王徳义、崔军、梅晓贺、孟光林、余登明、苏世荣等人。

   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几年没有征兵,这一次征兵的范围很广,中学的老三届毕业生都可以报名参军,即66、67、68年三届高中毕业生和66、67、68年三届初中毕业生。年龄最大的高中毕业生有23岁,最小的初中毕业生不到16岁。我是67届初中毕业生,入伍时不到17岁。

   新兵连的班长都由高中毕业生担任。新兵一连一排一班的班长是李虎,二班长是李志农,我们三班的班长是柳英发。

   柳英发在我们湖北省实验中学很有名气。文革前,他是学校学生会主席;文革中,当了学校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相当于副校长。柳英发很聪明,知道乱世中的副校长只是过眼烟云,想和我们一起,去当一名普通的兵。就在我们集合准备上火车时,他在队伍前被人带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柳英发走后,王德义当了我们三班的班长。王徳义在学校是我们辅导班的团支部书记,经常来我们初二(四)班搞活动,在学校时我们就很熟。他当班长后,很关照我,给了我很多的帮助。

   在黄浦兵站吃了晚饭后,我们上了火车,开始了当兵的征途。

 

                                奔赴桥南

 

   上个世纪60年代,运兵的车都是闷罐车皮。坐闷罐的滋味很不好受。晚上,大家枕着背包,互相挤着靠着,还能对付一夜。白天可就难过了,闷罐车里黑黑的,战友的相貌都认不全。诺大一节车皮,只有4个一尺见方的小铁窗,从小铁窗透进少许亮光。这时,我们都羡慕坐在铁窗边的战友,他们可以爬在窗边,看看蓝天白云,看看河流山川。

   坐闷罐车最不方便的是大小便,有了大小便得忍着,大家都不敢多喝水,怕来了大小便。有人实在憋不住了,把车门拉开一条缝,两个战友在后面扯着,向外面撒尿。火车飞驰,来风飘忽不定,倒风吹来,裤子湿成一片。

   我们的军列在郑州和三门峡停靠,到兵站吃饭。当时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可以排除大小便,可以给水壶灌开水,可以吃热饭热菜。我很惊叹这几个兵站的接待能力,几百人的队伍到来,马上让你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似乎能同时接待几千人。

   3月18日下午5点多钟,我们到达了渭南火车站。我们以为,到达目的地后,会受到部队领导和战友的热烈欢迎。下火车后,没有红旗,没有锣鼓,没有欢迎的人群。站台上空空荡荡,冷冷清清,除了我们,没有别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来到这支部队的第一批兵。

   当时的渭南火车站似乎是离渭南县城很远很远的郊区。出站以后,周围没有房屋,没有街道,满目黄土,一片苍凉。十几辆解放牌军车等候着我们。我们坐上汽车离开火车站不久,一支举着幡旗、披麻戴孝的送殡队伍迎面而来,吹吹打打的哀乐更增添了凄凉的气氛。身边有人嘀咕了一句:真是晦气!

   离开火车站十几分钟后,汽车开始爬山。爬山的路让我们很新奇:比上黄山的坡还陡,比上庐山的弯还急,有的弯拐了360度。看到弯弯没完没了,我们都后悔没有一开始就数数上山的路有多少个弯。

   我们以为汽车这么艰难地爬坡会钻进老林深山,没想到汽车气喘吁吁爬上去后,却是豁然开朗,一马平川。当地人将这方高高在上的黄土高坡称为塬。塬上有几个公社,几十个村庄。陈忠实写的《白鹿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个塬上发生的故事。

   我们部队的驻地,在这个塬的尽头,秦岭山麓的桥南公社。当时营区是一片莽莽山林,没有开工建设。桥南公社是一个山区小公社,容不下我们一个营的新兵驻扎。于是,我们驻扎在塬中间比较大的崇凝公社,开始了新兵训练。

 

                               新兵训练

 

   新兵训练的内容有三个方面:军事训练、政治教育、施工劳动。

   当时当地武斗激烈,部队不敢给我们发枪,怕被造反派抢去。不能持枪训练,军事训练就只能走队列。天天走队列,很枯燥,好在我们满腔革命热情,不怕枯燥。

   训练我们的老兵口令喊累了,便叫我们唱歌走队列。我们唱的都是毛主席语录歌,唱得最多的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有时也唱林彪语录歌:枪一响,上战场,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当我们唱着语录歌走队列时,步伐很整齐,队伍很威武,歌声很嘹亮。战士的斗志,军人的荣誉,在歌声中绽放。那不是用嘴唱歌,是用嗓子在喊,喊出内心的力量。我们热血沸腾、情绪激昂,感觉可以排山倒海、势不可挡。我想,这个时候,造反派一定不敢惹我们。

   走队列中间休息时,我们常常在九斤的指导下练习摔跤。九斤的大名叫余登明,是我们一排三班的新兵。他出生时重达九斤,九斤便成了他的小名,我们都喊他九斤。时间一长,大家都知道九斤,不知道余登明。九斤很会摔跤,是湖北省全运会的摔跤冠军。文革前,一个日本柔道代表团来武汉访问,点名要会会九斤。见面后,九斤没有放过这些敢来叫板的小鬼子,把鬼子们一个个放倒在地。九斤是我们心目中的抗日英雄。

   队列训练培养了我们的军人素质,使我们举止端正。几个月后,举手抬足,一看就是当兵的,和当地口衔旱烟袋的农民有了明显的区别。

   政治教育主要是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讲保密。大量时间用来学习毛主席著作。几个月时间里,有人背会了毛主席的老三篇:《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我很佩服他们,我只能结结巴巴地背完《为人民服务》。

   我们新兵营常常开拔到桥南公社的深山沟里开荒种地。当时不明白,为什么跑这么远开荒种地?后来才知道,这里是我们桥南公社的一区,是601部队、602部队的驻地。

   在新兵训练过程中,桥南公社开始了营区建设。我们常常去工地参加施工劳动。我们的汗水流淌在一区、四区幢幢楼房的地基里。

                                  艰苦生活

 

   新兵训练期间的生活异常艰苦。

   新兵训练期间,别说大米,连面粉也很少吃。天天吃的是用玉米面做的窝窝头,用小米做的干饭。用新鲜小米煮稀饭,很香,很有营养。用陈年小米做干饭,天天吃,顿顿吃,满口渣子,难以下咽。

   连队有战士生病,炊事班便做病号饭。病号饭千篇一律是煮面条,有时往里面打个鸡蛋。病号吃不完的面条,炊事班端出来让大家吃,大家上前疯抢。大锅饭不好煮面条,我们在新兵连从未吃过面条。抢到一口面条,真好吃,感觉是天下最好吃的美食。从那个时候起,我爱上了面条。如今回到武汉,有米饭吃,我仍然喜欢吃面条,可以天天吃,顿顿吃,百吃不厌。

   主食差是次要的,能填饱肚子就行,没有肉吃也可以,最不能忍受的是吃不上蔬菜。陕西黄土高坡上不种蔬菜,萝卜白菜都得下山去买。有一段时间,因为地方武斗激烈,封锁了十八盘,汽车不能下山采购蔬菜。我们就着辣椒酱吃小米饭,吃了十几天。由于缺乏微生素,和我一样,大批新兵口腔溃疡。这样一来,更加吃不下辣椒酱和小米饭。胡临顺等三名战士还因此得了夜盲症,天一黑眼睛就看不见任何东西。我小时候不喜欢吃有甜味的东西炒的菜,如南瓜、胡萝卜等。经历了新兵训练这一段苦日子,除五谷轮回之物外,什么都吃。后来调广西工作,老鼠、蚂蚁、蝎子等很多人不敢吃,我都吃。现在,看见有人浪费饭菜心里就不舒服,非要把剩菜拿来吃完不可。

   除了伙食极差以外,居住条件也非常艰苦。

   崇凝公社虽说比桥南公社大,猛然要安排一个营的兵力住下,困难也很大。第一天晚上到达崇凝后,我们一排三班被安排住在一个老乡家里。半夜,传来哭声,说是这一家死了人。于是,我们马上撤离,搬到一个生产队的仓库里。仓库里堆满了作饲料用的麦草。本来在闷罐车上就没有睡好,又折腾了一天,我们都很困,钻进麦草窝里就睡了起来。在麦草窝里睡觉很暖和,枕边弥谩着麦草甜甜的、淡淡的香。

   好景不长,在仓库只住了几天,又要我们搬家,说是怕仓库失火。

   我们搬进了崇凝小学。崇凝小学早就住满了新兵,我们搬来后更挤了,一个教室住四、五十人。这么多人长期挤住在一个房间,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种遭遇的。晚上,鼾声此起彼伏;汗臭屁臭脚丫子臭,熏得人头晕目眩。5月份后天气热了,有新兵把教室的窗户纸撕了透气。老兵排长大声批评:这么一点热都受不了,你们太娇气了。

   新兵连那一段和大家挤在一起睡统铺的日子,给了我一生莫大的好处,锻炼了我在各种艰苦条件下睡觉的能力。后来,任凭身边的人鼾声如雷,任凭房间里有人脚丫子奇臭无比,我都能安然入睡。

   新兵训练还没有结束,我已经感觉到了:我在这几个月的当兵生活中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造,今后,任何苦难我都不在乎了。

                                  难忘插曲

 

   新兵训练不仅仅只有苦,有时也有点乐,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在新兵训练的艰苦生活中,有几段插曲镶嵌在我的记忆里。

   崇凝中学有一个足球场。王德义是我们学校足球队的队长,足球踢得很好,经常带我们去踢足球。

   有一天,我们一连和二连黄石的战友去球场举行足球比赛。踢完足球浑身是汗,我们找地方洗澡。找到学校的厨房里,发现一囗煮饭的大锅,便烧了一大锅热水,围着饭锅洗澡。学校的老师发现我们用做饭的锅洗澡,很生气,跑来抓我们理论。我们笑着一哄而散,溜之大吉。教书先生怎么追得上这群喜欢踢足球的兵,气得干瞪眼。其实,追上又能怎么样?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新兵连伙食那么差,我们经常琢磨弄点什么东西吃。

   崇凝公社赶集时,老百姓拿来卖的鸡很便宜,3角多钱就可以买一只公鸡。我们很想用津贴费买鸡吃,终因没有想好怎样给鸡褪毛,怎样把鸡做熟,没有出手。如果《射雕英雄传》早几年播出,我们就可以学着洪七公做叫花子鸡吃了。

   终于有一天,崔军想到一个主意:捉青蛙吃。创意不错,我们欢欣鼓舞。等到星期天,我和王徳义、崔军去炊事班找了两个桶,走到塬东边的山坡下到沟底。沟底有一条从秦岭山脉流向渭河的河溪,不下雨时,流水潺潺,清澈见底。河溪两岸芦苇密布,鸟语花香,蛙声四起。不是江南,胜似江南。我们顾不上欣赏美景,一心一意捕捉青蛙。战果很辉煌,不到两个小时就抓了满满两大桶青蛙。

   满载而归后,炊事班不理睬。炊事员都是甘肃、陕西入伍的老兵,在酒泉的戈壁滩上工作了几年,从来没吃过青蛙,更不会做青蛙。无奈,我们只好自己动手杀青蛙,给青蛙剥皮。然后指导炊事员用青椒爆炒。晚饭时,全连享受了一顿美食。指导员刘万祥直说:不错,好吃,好吃!

 

   那时经常没有电。有一天我摸黑到厨房找桶打水洗脚。摸到一只水桶后,把桶里的东西倒进阴沟,然后用轱辘把桶放到井里打水。一个多小时后,老兵炊事班长找到我,问:刚才是不是你到厨房拿桶了?我回答:是,怎么啦?他两眼冒火,恶狠狠地盯着我,感觉他想把一口我吃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天起床后,我去井里打水洗脸,才明白:原来,我昨天夜晚去炊事班摸到的是油桶,倒掉的是半桶油。那个时候生活多么艰苦,半桶油多么宝贵。更糟糕的是,我用油桶到井里打水,又污染了一口井的水。在塬上,每口井几十米深,水也非常宝贵。很长一段时间,全连的人都得到很远的水井去提水。

   除了炊事班长瞪我的那一眼外,再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可是这个过失让我心里很难受,内疚至今。


                                   文革冲击

 

   新兵训练期间,全国处于文化大革命动乱之中。军营不是避风港,我们经常遭受文革的冲击。

   间接的冲击很多,如:不能持枪训练、实弹射击;不能下山采购、没有菜吃;等等。直接的冲击终于来了,造反派的矛头指向了桥南公社。他们早就觊觎桥南,眼红部队的枪支弹药。

   一天早上,造反派到桥南抢枪。桥南担任警卫任务的人员不多,不足以应付冲击。于是,我们全营新兵紧急集合,跑步驰援桥南公社。

   从崇凝跑到桥南,相当于万米长跑。我参军前是学校田径队的,擅长跑步,却也跑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腿重千斤。好几个战士跑到一半路程时,脸色苍白,蹲在路边,呕吐起来。离桥南二、三里路时,造反派得知大部队到来,作鸟兽散。危情解除,大家一放松,都瘫坐在路边。这一次实战的长途奔袭,让我体会了什么叫毅力,什么叫坚持,什么叫拼命。

   文革的冲击还指向我们新兵个人。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可是有的新兵收到家书后,表情沮丧,脸色阴沉。他们从信里得知,父母被打成走资派,天天在地方挨斗。这其中就包括我。深更半夜,常常听见有战友用被子蒙头抽泣。他们为父母遭罪伤心,为父母命运揪心,为自己前途担心。好在部队对造反派的那一套做法不买账,只认正式的组织结论。父母亲所谓的走资派问题后来没有影响我们在部队正常的成长、进步。

 

                                    新兵分配

 

   我们一直以为,新兵训练结束,才开始新兵分配。实际上,新兵分配伴随着新兵训练的整个过程。

   新兵训练开始不久,一连三排就分配去了东北。他们和二连、三连各一个排,组成一个连,去参加组建28基地。他们在刚刚成为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后,又奔赴白山黑水,成为28基地的第一批兵。

   不久,新兵营又集合点名,分配了一批兵去基地警卫连。在造反派对桥南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迫切需要加强桥南的警卫力量。

   去警卫连的新兵走后的第二天,新兵营又点了三、四十名年龄小的兵去长安学习报务。这批学报务的兵后来分到全国各个团站,很多人成为团站的机要参谋。

   留到最后的新兵,被分配到601、602部队,以及修理所、仓库连(后为修理营、仓库营)。我们一连一排的新兵大部分分配到601部队;二排的新兵大部分分配到602部队,成为组建601、602部队的第一批兵。这些兵分配到部队后,学习了电工学、无线电基础,陆陆续续被派往全国各地参加专业培训,逐渐成长为601、602部队的技术骨干。

   1968年下半年,高祝捷、杜晓明、毕文华等一批酒泉中心的干部子女,唐小燕、李湘冀等一批北京军区干部子女来到桥南公社。她们也是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

                                      茁壮成长

 

   新兵训练结束后,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走向各个工作岗位,每个角落都能看见他们奋斗的身影。

   如果说,矢志航天、奋发向上是他们前进的内在动因,桥南公社则提供了外部条件,这里有非常适合他们成长的土壤、雨露和阳光。祖国航天测控亊业的大舞台,给了他们表现的机会,让他们大展身手。他们在老一辈航天人的带领下,艰苦奋斗,为祖国航天测控网的建设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每一个人都为桥南公社的建设増砖添瓦,每一个人都为祖国的航天测控事业挥洒汗水,贡献青春。

   我和这一批兵从新兵连分手后,聚散离合,常有联系。遗憾的是,不可能在这篇文章中把他们的经历一一道来。他们每一个人的奋斗历程都可以写一本书。

   为了适应航天测控事业的发展,桥南公社组建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团站。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便作为骨干,被抽调去参加组建603部队、604部队、607部队、107部队、718部队。有的兵甚至参加了三支部队的组建工作。这批兵伴随着这支年青的航天测控部队一起成长,很多人入了党,提了干。

   为了加强领导机关工作,桥南公社从这一批兵中抽调了很多优秀人才到基地司政后机关工作,如王义勇、王祥华、王松柏、汪友元等等。其中,李志农、康善会、焦昌美、刘寅洲、王志中等人当了处长,李坤明担任了后勤部政治部主任。

   在基层工作的68年兵也是人才济济,能力突出。安继庚、吕传金、陈学文、范隆渐、刘根生、梁炳利、何东升、张志平等人担任了各个团站的主要领导。

   桥南公社第一批兵中最突出的是董德义、陈昌贵、胡正海、罗士坤。他们扎根桥南,风吹不走,雷打不动,当了基地的司令、总工、副政委,在桥南公社奋斗了一生。

   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复员转业回地方后,把桥南公社的优良传统带到地方,让桥南公社的奋斗精神在地方延续。廖兴无、黄平壤、肖徳洲、王佑明等人当了厅局级干部,雷胜利是苹果公司在中国的总代理,段轮一当了湖北省的副省长。他们在地方的改革和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桥南公社的第一批兵,陆陆续续离开了桥南。无论是3年离开的,还是30年后离开的;无论是高官,还是平民;无论是富贵,还是贫穷,他们都无怨无悔。他们庆幸自己在桥南公社生活过、战斗过;庆幸自己在桥南公社贡献过青春,挥洒过汗水。我和他们一样,时常想念桥南,永远怀念桥南。

 

 

 

                                    武汉社员 黄援朝

 

 

                                               2013年7月16日 武昌
  评论这张
 
阅读(188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