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15)  

2012-05-07 12:16:31|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连长来一个山东快板,大家要不要,要。四连反击了。来一个。来一个。四连战士全体有节奏的鼓掌,啪啪啪,无奈连长梁平从小在部队长大,山东老家给他的记忆,他已经模糊了,他只会唱军歌。他头上冒了热气,王政委也笑而不语。还是八班长柳梅给他解了围。

     她站起来。我唱一首甘肃家乡的小区。

       二月里的鱼娃儿水面上漂,水面上漂阿。

        小呀阿哥哥

        想起了郎君哥哥等上一等我,也小呀阿哥哥。

        三月里的桃花满园红,四月里马兰花紫啊茵茵,紫啊茵茵,小呀阿哥哥。

        五月里的沙枣花十啊里香,六月里的小麦啊上了场,上呀了场,小呀阿哥哥。

        七月里葡萄搭啊了架,八月里西瓜剜月牙,剜啊月牙,小呀哥哥。

                     ............

     八班长柳梅唱得曲调悠扬绵长,那张雀斑脸如痴如醉,两个眼睛幽婉清丽,唱出了北国草原的的风光,战士们静静的听着。

     我们当兵的的第二故乡,我们不是都在秦岭西安吗,这使我想起来那首李白的诗《忆秦娥》“萧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西风残照.....。”

  柳梅不就是  一个在秦岭西安当兵,她思念家乡的亲人,思念故土吗。

  我刚刚愣神,就听四连继续接上了,三连的歌唱得好不好。再来一个要不要,我才知道,这是两个连实力的较量,士气的较量,也是两个连长之间的较量,有政委在场,两个连之间的较量达到白热化了。

  结果 三连女兵连是羊如狼口,三连原来是有准备的,柳梅给我透漏过,她说:她们四个班长联合在一起对女兵班下过死命令,三连与四连拉歌,那一个女战士要是不出声,或者嗓子声音不够大,就出去表演节目,砸锅了,围着伙房跑二十圈,把除夕夜吃得饺子吐出来,虽说是吓唬吓唬女孩子,可是军中无戏言,除夕夜不让你跑,难道以后不让你跑,至少也把你累的够呛。所以三连的女兵个个声嘶力竭的玩命叫着。

    不但四连的男兵让三连女兵唱歌,就是三连的男兵也想让女兵唱歌,这样三连一些战士,就出现了《红岩》里的叛徒莆志高,四连的战士高呼三连女兵来一个,三连的有些战士也偷着喊,来一个,这样三连拉歌就出于下风,于是三连的女兵表演节目就多了。

   下一个节目又是三连的,只见九班长周丽洁的班站出了一个河南籍女站士,她唱了一首大家熟知的《木兰从军》。

   有叛徒,就有英雄。 就在三连女兵排危难之际,自有英雄救美,而成为新兵连千古佳话。这个时候从三连的队伍里跳出了一个新站士,他来了一个跳跃动作,就奔到了餐厅中央,然后扎了一个马步,大喊了两声,嘿嘿。他拿起餐桌上的道具红砖,狠狠的向自己的头上砸去,霎时,砖头撞击到他的头上,红砖碎成两块。台下是一片叫好,三连和四连所有战士鼓掌。他双手抱拳说:“下面我表演气功,《头顶红砖,铁锤砸砖》”。然后他来了一个扫堂腿,表演了一个武术花架子,等待抡大锤的战士上场。

    表演节目,首先连长,指导员要审核,本来这个节目通不过,指导员说:“危险系数大,再说那一个战士敢在人的头上,抡铁锤呢?”这个节目就取消了。可是连长梁平是野战部队出生,他说:“只要道具变化一下,战士有胆子,这个节目可以表演好。”

   正好连部文书的父亲是铁匠,他也打过几天铁,抡起锤来有板有眼,他说愿意配合。于是连长叫新战士搬来四块道具红砖,我们炊事班长借来了锯子,把砖中间锯开一条缝子,然后把红砖粉子放点水,和成泥,填入红砖缝子里,再在灶里用火烧砖,做成为道具砖。

  我们连部,对这个节目,相当重视,司务长买来十只大瓷碗,我们的文书每天在伙房后大门的一个角落里,在瓷碗上边放一个砖头,练习怎么抡大锤,毕竟是锤砸人头,大锤下去不能有一点闪失,十只大瓷碗,砸碎了九只瓷碗,还有一只瓷碗,完好如初,也许是老天开眼,锤砸红砖的手艺终于练成了。连长梁平,指导员要验收,文书把最后剩下的一只瓷碗,上面放上一块红砖,一锤下去,砖头烂了,而瓷碗完好如初,他再次伦起了大锤,就这样他抡了十次大锤,砖烂了,而砖下面的瓷碗没有砸烂,这个瓷碗完好如初,于是节目通过了。据说这个节目如果表演成功,就要到基地汇报表演。

     连部文书,新战士的搭档,也出场了,他腰扎红腰带,手提一个八磅大锤,精神抖擞的上了场,狂喊一声,声落锤起,把地下的一块砖头砸的是碎砖飞溅。又得到战士们一片喝彩之声。

   喝彩过后, 餐厅静得就是一根针掉下去,也能知道是谁把针扔下去的,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来临了,这个新战士好像在当兵以前“,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英雄无觅孙仲谋处”。今天终于机会来了,面对着“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成,再顾倾人国.....。”的三连三排四十多为女兵,就是四十个孙仲谋啊,他可谓是豪气冲天,头顶两块砖,大吼一声说。“准备好了,来吧,砸吧”。

  知见文书抡起铁锤,就向那个战士头顶的砖砸去,胆小的女战士闭上了眼睛,一些战士用手蒙住了双眼,一锤下去,砖头不烂。文书第二次又抡起铁锤,砸向了头顶的砖头,砖头还不烂,这个时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文书再一次抡起铁锤,大喊一声。“砸了。”

    说时迟,那时快。战士们看到锤落,砖碎,然后战士们报以热烈的掌声,那个新战士感觉后脑勺不对,有热热的感觉,用手摸摸自己的头,手上全是血,头烂了,一滴一滴往下流血,他来了一句国骂:“妈的x。”

   指导员赶紧和几个战士,把他往医务室送去,于是场面非常尴尬,连长梁平座不住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就在这个时候在三连女兵排出来一个女战士,那不是赵月弯吗,胖胖的,圆圆的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站出来打圆场说:我背一首诗,是我自己写得,叫《思念》,八班长柳梅想拦住赵月弯,有政委在场,她又不敢,眼睛瞪的老大,雀斑脸更红了。

     赵月弯走上了台,北京兵大胆,不怯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首长过年好,战友们你们过年好,我是来自北京的战士赵月弯,其实我的老家在湖南长沙附近,湖南的战友还是我老乡呢,下面是我的一首诗《思念》,奉献给大家。

                                                    思念

           思念

                   是 一根扯不短的红线

                    妈妈牵在这头

                  爸爸牵在那头

          我问妈妈

                  想爸爸吗?

         妈妈点点头

         不想

        可是妈妈却背着我和哥哥

         悄悄地掉泪

         我问哥哥

          想爸爸吗?

          哥哥摇摇头

          不想

          可是我看见哥哥把挂号信

          偷偷地投入了信箱

         我问奶奶

          想爸爸吗?

          那个不孝的儿,想他干啥?

         奶奶已经把风干的鱼,藏在屋顶

        妈妈把腌制的腊肉,挂在墙上

       奶奶说

     等你爸爸回来

     我们一起过年

  我以为赵月弯的诗,也就是革命战士诗作,只不过就是啊战友,啊革命之类。没想到,她的诗,意境深刻,涵盖的内容广泛,我们战士不就是儿子,姑娘吗?王政委,连长梁平他们不但是爸爸,也是儿子。赵月弯诗里显现的一人,一物,一语,一言都勾起了战士无尽的回忆,人性最脆弱的那份亲情展现出来了,新战士开始嚓眼泪,后来就是大哭,餐厅里哭声一片。柳梅那张雀斑脸也哭得伤心,我的眼睛也湿了,就是王政委也用手嚓了嚓眼睛,四连长哭得一个像泪人,不知是想老婆还是想孩子,连长梁平从小在军营长大,他父亲也难得回来看他一下,这样也勾起了他童年的回忆。他也流下了眼泪。

  赵月弯情真一切,完全的投入了到诗的意境之中。她也泪流满面,这样就更加激起了其他战士对往事的回忆。

   她创祸了。

   王政委看战士们哭得差不多啦,他站了起来,三连,四连所有的战士也都站起来,他用手嚓了嚓眼角。然后缓缓的说:”稍息”,刚才那位女战士的诗,写得好,也朗诵的好,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们的战士不是无情,而是非常的有情,只不过我们履行保卫祖国的职责,我们把情藏在了内心。”

    你的名字叫什么?”

    报告首长,三连三排八班战士赵月弯。北京的。

    好,你以后可以到宣传处投稿,写一写反映新战士在新兵团生活,训练,学习的文章。

    是。赵月弯回答。

   然后他敬了一个军礼说:“我讲两句,我们军人不但要随时牺牲生命,同是也要牺牲感情,有时牺牲感情比牺牲生命更痛苦,更伤心。那个女兵战士说得好,我的确是个不孝的儿子,我的母亲她想我干啥呢?养儿子,不就是为母亲养老送终嘛,去年我的母亲病危,当我接到母亲病危的电报时,我坐火车回到家乡,由于天太热,母亲的遗体不能放太久,我进了家门,我弟弟已经把母亲入土了。这种事情在部队不是我一个人。”政委说着是潸然泪下,然后他又用手擦了嚓眼泪。

   他接着说:“你们再过几年,也要当爸爸,妈妈,假如你们的孩子向你们招手,那个时候,你们内心的滋味,我就不多说了,你们慢慢品尝吧,四连长对此也许深有体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哭吧,不丢人。我们哭过之后,把那份感情藏在心里,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们要履行自己的职责,你们现在要走好来自军营的第一步,其他我就不说了,今天我向你们的父母拜年,敬礼。”

    王政委以一个老军人的敬礼,向三连四连全体官兵拜年。三连,四连全体战士一齐大喊:“政委过年好”。三连四连的一句政委过年好,给联欢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联欢结束了。

    吃饺子了,餐厅是一片战士的喊声,年轻战士的忘心也快,很快把家抛在了脑后,把吃放在了首位,正是民以食为天,吃饺子吧。

    象八班长柳梅一样,在饺子上补补丁的班——水平不咋地的班多得是。饺子下到锅里,肯定是皮破馅出,就是一锅肉粥,我们的炊事班长早有准备,从老连队运修营借来了笼,把煮饺改为蒸饺,一个班两笼。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