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13)  

2012-05-07 12:14:18|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了,年三十日新兵连已经放假休息了,早晨我准备好饺子馅,包饺子是集体工作:剁馅,和面,擀皮,包饺子,需一个家庭一起动手,一个连吃饺子,必须各班动手,我已经剁好了馅,连部文书通知各班带上洗脸盆,到伙房领面和馅,包水饺,一人半斤,三连每个人都包饺子。

       餐厅热闹起来了,每个班把各自的餐桌清洗清洗,就是案板,擀面杖就是啤酒瓶子,炊事班七人,每人一个班,六个人负责六个男兵班。而我一个人负责三个女兵班,首先我来到八班,教八班柳梅她们班,和面,做饺子皮。连部的饺子她们班也全包了,因为有我。

     连长吩咐,今天不许发火,新兵想怎么包就怎么包,只要新兵高兴,不让她们闲下来,以免他们想家。我是第一次融入女兵班,看她们包水饺,面都没和呢,她们就吹牛了,有一个东北的女战士说:“我们辽宁的老边水饺玉润玲珑,皮薄馅大,味美可口,在饺子皮里面放上馅,把饺子皮合上,圆边捏成滑行,包好,放到雪地里就冻上了,一两个月都不坏,我们经常吃水饺,我当兵之前,我妈给我做的辽宁老边冻水饺。地道的东北味,我妈给我做了两大碗,那个香。可惜我只尝了两个水饺”

      “去,去,我们四川的红油水饺,馅是猪里脊,放点麻油,辣椒,那才真是味辣鲜香。当兵的前一天,我激动的一个水饺都没吃”另一个四川的女孩子不服气,她说着话,已经咂嘴了。

      “得,得。你们一个没吃,就知道是啥味道,我们山东高汤水饺小巧精细,可像我们班长呢?”有一个女孩咯咯笑着,巴结到班长到这份上,我是哑然失笑,你们柳梅的确小巧精细,但是那张雀斑脸鬼机灵的很,今天不知到她要让我干啥。

    “还有我们江西的虾仁海棠饺呢,鲜香皮韧,艳丽美观。'

      一个女战士也不示弱,把家乡的好吃也说出来。

  “ 你们南方人也吃饺子,我纳闷。”问那个女战士。她点头。

    “  我们北京的饺子都有你们的味,一个饺子一个形状,饺馅肉多菜少,百饺百味,一口一个,那个香,可惜我妈不会做,我在王府井饭店和同学吃过。”赵月弯也发言了。北京兵就爱夸,什么我们是首都,全国的中心,全国的饺子那儿都有,可惜就是不会做。看她妩媚可爱的样子,我也就不反驳了。

   “ 饭店的饺子,那有家里做得好吃,一家人齐手包包饺子,那多好啊”。自有人会反驳的,一个女兵不满意了,接着赵月弯的话就说开了。

     我一听就知道这个女兵是包饺子的好手,她在家里肯定干过,至少也看过她妈妈如何包饺子。

    “ 班长,你们甘肃的饺子怎么包?”几个女兵开始讨好她们班长柳梅了。

    “ 这不就这样,柳梅指着餐桌上的馅,你没看见我的老乡帮我们啊,这就是甘肃的水饺,明天一吃,你们就知道什么味了。”柳梅贫嘴。

         说了半天,她们才把饺子馅拌匀,柳梅也是一个二百五,脸盆里盛着上等的精粉,就是不知道怎样放水,和面。我拿起了铁腕,把水倒入了脸盆,“和面先要把面拌匀,然后揉面,饺子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要软硬适中,揉和均匀。”我边说边示范,可是四五只手已经盛入面盆了,面脸盆里我放不进去手。

    “你们自己和面吧,我去指导别的班了。”我说。

      现在的女兵,和男兵差不了多少,什么都不会干。

     我到九班周丽洁的班,指导九班做饺子面。我刚到九班的餐桌上,看见周班长放水,和面,揉面。干净利索,一气呵成。

   “正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周班长,四川的红油水饺果真名不虚传啊,还是周班长心灵手巧,柳梅笨死了,我们甘肃的酸汤水饺,她白吃了。这不你的面也揉好了,我向你学学擀饺子皮。”

  “难得吕大班长<副>这么谦虚,我还向你学学做馒头呢。擀皮要外薄里厚,大小适中,皮要均匀。”说着,她手脚麻利的几个饺子皮已经用啤酒瓶擀好了。

   “北方的馒头,南方的米,你可是心灵手巧,周班长你擀皮这么利索,还需要”我说着顺便拿起了一个饺子皮,顺手包了一个“老鼠”形状,放到餐桌上,周班长也拿了一个饺子皮,放上馅,顺手一捏,一个小巧精细的“燕子”形饺子好了。有棱有角,饺子光亮透明,一看就知道饺子面揉的适合。

   “这才是标准的饺子。”我指着周丽洁包的饺子说。

    新战士也学着她们班长,小心翼翼,捏手抱起来了。

    我刚包到热闹出,就听“老乡,老乡的喊声”。我随口对周班长说“职责所在,不好意思,我过去看看”。

    刚走到九班餐桌旁,就听到指责之声。“你怎么胳臂肘往外拐,时间这么长不过来看看,我的面揉不住,你和的破面。”柳梅就埋怨开了。

    “不会吧,你的面放水少了。”我加了一点干面,又放了些水,把面掺匀,切成几小块,我说:“揉。”

     几个新战士揉起来了。

     “我们家乡的酸汤水饺你白吃了。你妈,也就是我阿姨是这样做的。“我说着,从柳梅手里拿过了一块面,把面擀平薄均匀之后,成了一大长面,然后我拿起赵月弯吃饭的铁腕,用铁腕底,一个一个扣成皮儿。成了,包吧,这就是我们甘肃的酸汤水饺。”

“班长你的手巧”。赵月弯夸我。另一个女战士接上啦。“班长,你不是不会包饺子吗,我们吕班长会包饺子,你们是老乡,你们两个在一起,不就天天吃上饺子了。”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八班的所有战士都笑开了。

   柳梅的脸红了,有一种少女特有的羞色。“别没大没小的,这里是军营,这玩笑可不能这么开。”柳梅说开了。

   “拍马匹,拍到了了马蹄子上。活该”我心里想。

   八班餐桌上一片欢声笑语,各班的饺子也在进展中,百饺一味,就是猪肉加大葱,可是饺子的形状却是一饺一形,有老鼠型,三角形,燕子型,以鸡冠型最多,燕子型最少,只有九班长周丽洁会包,百饺百形,军营一绝,可惜就是不能下锅,一煮全烂了,正是小孩头上学剃头,饺子皮上补补丁,这是军营一绝,特别是八班,柳梅擀的饺子皮不行,赵月弯包饺子,皮胀破了,她在烂的饺子上重新又补一块皮,她们要是给餐馆老板包饺子,餐馆早就倒闭了。

  在一个牙牙学语的 小孩头上剃头,那绝对是一个大师级的剃头师,可是在饺子皮上补补丁,这个水平我不敢恭维。这饺子咋煮啊,我犯愁了。

     爷爷的茶叶蛋,奶奶的玉米糕,我们每个人可能对吃有一个情节,对人生有一丝淡淡的回忆。或苦涩,或甜蜜,或者对爱有一种离不清,剪还乱的感觉。

    春天来了。桥南的椿树抽枝出叶了,吃一盘香椿炒鸡蛋,或者把香椿做成凉菜,放点蒜泥,陈醋,香油。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八月,我们在梧桐树上抓蝉,抓到蝉后,用盐水泡泡,来一盘油炸蝉,碰到队长值班,给队长也来一盘,队长只不过说一声,要注意影响,然后他也尝一下鲜,吃得有滋有味。而我生长在北方,对吃蝉我却难以下咽。

   一碗葱花面条也许就是柳梅的挚爱,一个辣椒肉夹馒头可能就是赵月弯一生挥之不去的一个情节。其实我们对吃内心都藏有一个心灵的感觉,新兵团的红烧肉罐头就那么好吃嘛?

   柳梅和她的班沉浸在包饺子的气氛之中,柳梅擀皮不行,嘴也不停:“这破伙房,没有擀杖,没有案板,就几个破啤酒瓶子当擀杖,叫没个人帮一下忙,他还跑来跑去的。”

     我知道她说我,我也乐意让她说。赵月弯怕我急,给她们班分得饺子馅少,她踩了一下柳梅的脚,柳梅眼一瞪,“没说你,你急什么?”

       上次她说我给我一个纸糊的军功章,这次又说炊事班的伙房是破伙房,我也要反击了。

      柳大班长你是党员吗?

     那当然,我是(607)同年兵第一个入党的。

     党员吗,要高风亮节,要不你给你家发个电报,让你妈把擀杖,案板给你们八班寄来吧,怎么样,我这个主意不错吧,这月军贴28元我借给你了,给你当邮费。我一本正经地说。

    八班一片笑声,她刚反映过来,她那双面手,就要抹我脸,可是新战士二三只面手已经抹到她的雀斑脸上,赵月弯也特意在面盆里用手多沾了一些面,手掌按在柳梅的额头上,她狠狠地报复了柳梅一下,“我叫你管我吗?”女兵排一片欢声笑语,柳梅想用面手糊我脸,她在我的脸上擦了一下,我笑着跑开了。我看到新兵连里有好多战士脸上是面粉。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