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12)  

2012-05-07 12:13:13|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我喊一声:“张越下笼。”

   热气腾腾的肉花卷在笼里冒着白气,有一种肉丝味,香喷喷的充满了真个伙房。三个洗盆盛满了米粥,有一股葱香味,我向粥里加了一点盐,我一尝。淡淡的的可口,我往粥里加了一些姜片,泻火,解渴。我自豪的对炊事班长说:“饭好了”。

   今天吃饭简化了程序,少了饭前一支歌,三连的新战士每人拿着两只大铁腕,鱼贯而入,每个战士的眼睛都定着伙房,要不是训练有素的部队,这顿饭恐怕就抢起来了,一个班的值日生端一脸盆粥,给班的每个战士盛一碗粥,最后一个还没盛上,不等班长下令说:“吃饭”。前一个新战士已经把粥喝完了,值日生自己也喝不上一口,一脸盆粥就没了,今天当值,亏了。值日生又跑去盛了一脸盆粥,如此来回穿梭,一个班足足喝了四脸盆,洗盆的粥见底了。

   我也忙着吃饭,殷勤的为连长盛上一碗粥,没在意洗盆,新战士值日生看到洗盆的粥没了,向他们的班长示意,粥没了。在部队有个潜规则,如果饭没了,战士没有吃饱,就是班长也不能到伙房去,只能给连部反映,重做,这是规矩。

    我的老乡柳梅,自以为我在炊事班,面子大,她亲自拿个脸盆到炊事班餐桌上找到我说:“老乡稀饭吗?再赏赐一盆。”

   我看到她的脸盆,我恍然大悟,原来还备有一锅粥在伙房,我赶紧丢下了饭碗,和炊事班长端锅往洗盆里舀粥,我这无意的做法,引起了其他班长的不满,他们用勺子敲起了碗,伙房里出现了一片不同口音的叫声:“老乡......。”也学着柳梅。

   我白了一眼柳梅说:“你这丫头片子就会给我闯祸”。然后我和炊事班长分别跑到各班餐桌说:“粥还多呢,不够自己舀。”

    我谦恭的拿起了九班的脸盆,九班长周丽洁,她是班长柳梅的姐妹,也是考军校的竞争对手,摆平了周班长,这场风波自然就平息了。我亲自舀了一脸盆粥,端到了九班的餐桌上对周班长说:“周班长,粥喝不饱人,你们班怎么不吃肉花卷。”我故意把“肉”子拉的很长,很长。然后我用手指着笼上雪白,均匀的一层一层,层次分明的肉花卷。

    我又说:“周班长吃个肉花卷吧,晚上你饿了,我就是想给你送,我也上不了三楼。”我的态度极其诚恳。

   “ 没有你办不到的事,你就是上了三楼,恐怕也会走错门,进了八班的宿舍。”周班长说。

    “ 那里,我们都是城市兵,体谅一下炊事班长的难处,五年了,他是你老乡,转上志愿兵,也是你们四川战友的光荣。”我说。

     “  我看你,怎么也不象一个”混混”你的嘴怎么这么会说”。周班长说。

    “ 那里,那里,哎,周班长是技术部的吧,我到技术部玩,你可让我进机房啊,看一看指挥大厅”。我说。

     新战士渴极了,粥已经喝饱了。软绵可口,还有肉丝味的香气,对新战士有相当大的诱惑,可是他们已经吃不下了,连长梁平特批,每人两个花卷,可以带回宿舍,熄灯前吃完。

   吃完了,老乡柳梅对我笑笑,我也笑笑,她的后面是赵月弯,铁碗里盛着四个花卷,她对我说:“吕班长,真是家贫出孝子,国危出良将,你可给我们班长解了围,你做的粥可好喝了,怎么做得,我也学学,我成了老兵探家时,也给我妈教教,让我爸尝尝。”赵月弯说。

 “ 你别贫嘴了,朱元璋吃了一顿搜饭,后来还叫珍珠翡翠汤呢,你是渴极了,你要是回到家,不要说教你妈,就是你妈给你做的八宝粥,鲜美的味道,你也懒的吃。说不定吃出一个石子来,碜牙,还向你妈发火呢。告诉你们班长,以后别进伙房,给我闯祸。”我说。

   柳梅不和我说话,赵月弯也不敢多说,她跟在柳梅后面上了宿舍,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今天是全连的晚点名,连长梁平对三连五公里越野讲评,他是85年参加老山防御作战,在南方闷热,潮湿的丛林进行过一场边境战争,立过二等功,是将门之后,他从小生长在军营,部队里注入了他的心酸,痛苦,欢乐。流下了他的童年的记忆,他曾经用泪水,汗水,血水与部队的感情融为一团,所以他对部队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他调入我们部队时间不长,他对我们总是以野战部队的训练来要求我们。

    连长梁平讲话:“对五公里越野讲评,请稍息。

    我对你们五公里越野相当不满意,我当兵,在老山前线的时候,我们突击队三十多人,除了牺牲的战友,立下战功的不是训练标兵,也不是特等射手,而是攻上老山主峰后,还能保持体力的来自山区的战士。

  现在我们三连一百多人,有七个新战士不达标,这七个战士,三个女兵,四个男兵,都来自大城市,而且都是高中生,你们可是未来选拔的军官啊。这不全怪你们,听说有的城市学生上了高中,连体育课都不上了。一个新战士勉强达标,被子还是班长给背的,难道在战场上那个战士的生命你也要为她背吗?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也就是说我们全连在战场上有百分之十的减员,在战场上,掉队的战士生存的几率几乎为零,如果是打仗,那些掉队的战士,现在就在老山前线的烈士陵园。”他说话慷慨激昂,可是柳梅厥个嘴,在鼻子里冷哼,我知道柳梅想说什么?我们部队有不打仗,感觉不到战争带来的残酷,有的只是对身体的煎熬。

   他又接着说:“有个别班长,出于爱护自己的兵,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战场上,同情就是残忍,你替战士背被子,你的体力耗尽,如何指挥八班,在战场上,我们八班班长柳梅,已经失去了指挥八班的资格,八班毫无战斗力,这种同情心在我们连不需要。大部分的新战士把水壶的水都倒光了,背着一个空水壶,丢掉了水,等于失掉了一半生命,在战场上你那里找水去,找水就意味着牺牲,水,是敌我封锁的战略物资,多一份水,我们就少流一点鲜血,同志们,鲜血就是生命啊。在战场上枪是第一生命,不能丢弃。水,急救包是第二生命,也不能丢弃。今天我们三连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  也许大家心里嘀咕,我们是卫星测控部队,冲锋陷阵那是野战部队的事情,但是我们是卫星测控部队,代表全军最高科技水平,理应我们的体能也是最好的,你们没有体能,我,你们的连长梁平,对上级任何绝佳的战略都是不可能执行下去的,等待我的只有被解职。在战场上我可能完不成任务,你们有可能牺牲。等待我的只有上军事法庭,我可能是一个罪人。如果你们没有体能,我们的卫星如何上天,我们有如何回收卫星呢?现在我们面临着一个新的时代——太空时代。我们的敌人,美国将军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说过:“我们的职业就是战斗-决心取胜,在战争中最明确的目标就是胜利,这是任何东西代替不了的,假如我们失败了,国家就要遭到破坏,我们的职业唯一要求就是责任——荣誉——国家。”

   作为军人,在战场上我们无权选择生,也无权选择死,但我们必须选择承担责任。我们必须赢得战争的胜利。我们是战士,我们可以奉献生命,但我们不能浪费青春。这对于我们每个人都适用,我们应该要向我们的敌人学习。”

   他最后总结说。我们的新战士要正确理解训练过度与体罚的关系,特别是来自大城市的战士,不要训练强度大一点,就到团部打小报告,说什么体罚战士了,我们班长要大胆训练,把新战士的体能搞上去,出了一切问题我连长梁平负责。”

   我的话讲完了,最后我补充一句,炊事班后勤工作做得不错,让战士很快回复了体力。然后他有喊:“立正,稍息。现在自由活动。”

    晚点名结束了,我高兴的对炊事班长说:“班长你转志愿兵的日子可就指日可待了。”

    在楼道口我碰到了柳梅。她也看到了我,我们相视一笑,我就听她故意对旁边的赵月弯说:“我做好事吧,替你背被子,连长说我同情,就是残忍,对你严格要求吧,就有人狗捉老鼠,不是他的事,他偏要管闲事,他要当英雄,要抱打不平,说我变相体罚你。我看,我们基地司令部纸糊的军功章多的是。那天我们到基地玩,到司令部王干事处要一个,新兵连解散的时候,你替我给他带上。你对他说,你的老乡祝贺你。获得纸糊的军功章一个。我这班长可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哎,你们北京兵人气真旺,我当新兵怎么碰不上这样的事情。”

   我心想,好你个柳梅,妈的,什么纸糊的军功章,要得就得一个真家伙。什么猪八戒照镜子,把你的雀斑脸好好照照吧,谁不知道你雀斑下面藏的小九九。还里外不是人呢,说得好听,你不让赵月弯参加团会操,那是欺上瞒下,骗取荣誉,与训练有什么关系呢?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们两个看到我在看她们,格格笑着互相推搡着上了三楼。三楼是禁区,男兵止步,我也只好望楼兴叹,罢,罢。到老连队再和你论理。

    五公里越野,意味着新兵连新兵训练快要结束了,岁岁年年,年年岁岁各不同,今年恐怕过年在新兵连过了,过年炊事班更加忙,我们炊事班长志愿兵也转上了,新兵训练结束后他回家完婚,可是他拿着一封信唉声叹气的,原来他转了志愿兵不想找他们村的姑娘了,要找一个渭南,或者是西安有工作的城市姑娘,这就是人性的复杂性。他把信给了我(信,亲密战友之间可以互看,不是隐私),我大致记下了那个多情姑娘信里的几句话。

      我的陈

              你参加解放军,就是一个有理想的人,我也没啥理想,就是做农活,你们家油菜还没有下地,我帮你们家种地,村里人笑话我,说我还没有成为你们陈家媳妇,就给你家干农活,我迟早是你的人,我不怕,今年你探家我们就结婚,彩礼我妈不要了,等你。我给你,我最美好的东西。

                                                                                                                              你的心上人xxx

    这个姑娘的名字我忘记了。至于给你,给什么?让我想入非非。“班长你知足吧,那一个渭南姑娘会嫁到山村里,帮你妈种油菜,要不我把你的信让我们三连三排四十多女兵看看,她们要是知道了你的心思,女兵吃饭时一人一个铁饭碗,把饭菜扣到你的头上,她们吃你的饭吗?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你十三年以后还是要回家,想开点,有一个活生生的姑娘,先抱上再说。”我安慰班长。

     干活,干活。炊事班长领着我出了宿舍。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