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10)  

2012-05-04 09:25:50|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肃社员:吕文成

 她的声音似林中的响箭,进军的号角。她轻盈的步伐,透着一种刚毅,鼻梁上的雀斑上有一层细细的,迷迷的汗珠,在阳光的折射下,她显得更加妩媚可爱了,她绿色的军装,透着一种自然,脸上的雀斑,是她到显得有点平淡,凸起的胸部,她有显得有点女孩的韵味,她就像我们甘肃夏天的百和花,花开了,有一丝野百合清香。花落了,有还给土地。她特有的高原红的脸色,是我想起了家乡的一种植物,叫马兰花,草原的河边是马兰花长的地方,那么操场上就是她表演的舞台,她就像春天草原的马兰花。今天在会操场绽放了。

    天是蓝的,她的脸是淡淡的红,她的军装是那么的绿,正好形成了一个开放在六月草原的马兰花。一个在家乡的老房子微笑的紫色马兰花,一个在甘肃干旱,贫瘠,恶劣的环境下生长在乡路道旁,紫蓝点点的马兰花。

   马兰花开花了,在草原上一丛绿绿的中间,显现出一抹蓝蓝的红,这就是马兰花,柳梅就象马兰花,她给人一种纯洁,神秘之感。

  这是秦岭,马兰花不会在会操场开吧,我看错了。似曾相似有不是马兰花。我暗想。

    我看到八班在操场上,柳梅得体的口令,一听就知道她来自草原,她就象草原的一株小草,能容纳一切,包容一切,她在操场上显得有点大方,透着一种大气,有一种内敛之气,使我想起了那首毛泽东的词:“枫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女子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军官们一看班长柳梅就不是来自上海等大城市,而是来自北方。她含蓄儿内敛的面孔,她发出口令使嘴角微微抖动,然后传递给眼睛,目光足以令新兵女战士以心灵的震撼。她发出的口令激昂嘹亮,她的口令里透着一种女子特有的青春气息,嗓音传到远方,不由的令男兵暗暗赞叹,小女子我不如也。只见八班起步,跑步,正步。在柳梅的口令下,新战士没有失误,好像会操场地专门是为柳梅她们班设计的,不大,也不小,正适合她们班会操,八班完成动作后所在地位置,正好于团主席台距离,相距三米,真不愧为卫星测控基地也,毫米不差。

   八班女战士面向主席台,那么八班女兵的背影就留给了男兵连。国防绿,十一个优美的曲线体,恰好组成一条直线,线条简约,每个女战士一样的军装,一样的短发,单纯的使人产生一种空灵明净之感。可是仔细看,十一个女战士的面容,身材高低有不同。她们是透着青春气息的女孩,是跳动的音符,是男兵的梦和花?让男兵浮想翩翩去吧.....。

     八班会操所做的动作,在柳梅的带领下,十一个人对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个人拖泥带水.......。

     炊事班的人都到齐了,我还有工作,做馒头是个苦力活,为了把馒头做好,早晨我要比其他炊事班战士早起半小时,同样下午我也要早上半小时的班。我的搭档,给养员战士小张到渭南卖菜还没有来,我的提前做准备工作,我把发面摊到了案板上,加碱面,加碱面后我轻轻的揉着面,把碱面掺匀。

    班长我也帮你吧。我一看,是赵月弯,你不看了。我说。

“会操结束了,我们班得了第一。”她说。

  “你站岗去吧,要不你又挨训了。”我说。

    “没事,现在才四点,他们在操场训练,不到六点是不会上楼的,我帮你揉会面再走。”

   “ 你不是违抗军令吗。”我说。

    “ 我今天就不是一个兵。”她说。

    正好缺人手,有一个人帮忙,我也省点力气。

    有女兵在我可不敢放肆,我把揉面时常说的,疼到的媳妇,揉到的面。也不背了。揉面整好,揉的是媳妇.......。那句对我精神鼓舞的话我就更不敢说了。我只说着,一下,两下.......。

   我切了一小块面,给了赵月弯。说;你慢慢揉吧,揉好了,叫我。

    揉面要专心,我揉着面,我在耳朵里传来了女兵赵月弯的声音。

     伙房墙上是一道敞开的狭门,在窗户爬着一个姑娘——一个中国北京故娘。

    你想跨过这门槛,你可知道是什么在等待这你。

    ——知道。

          ——本姑娘回答。

    ——饥饿,嘲笑,轻蔑。

    ——知道。

    ——完全的痛楚,孤独。

   ——  知道,我准备好了,我能忍受一切痛苦。

    ——不仅来自敌人,而且来自亲人,来自战友。

                   ............

         ——我即不需要感激,也不需要怜惜,我不需要。

      我抬头一看,我的两大块面已经揉好了,她的一小块面还没有揉好,发面的表面粗粗的,她的两个手的手指头捏着面,我心想,她那里是揉面,简直是一个小孩儿在捏面,嬉戏玩耍,我也天真的笑了。我温和的说:“你多大了?是不是十九了。你在家揉过面吗?没有做过饭。”她只“哎”了一声。

    “ 你喜欢文学,那首屠格涅夫的散文诗,《门槛》你背的真好。”我说。

    “ 班长你也知道我背的是屠格涅夫的文章,你的阅历真丰富。”她说。

    “ 我在上高中暗恋一个女孩儿,偷偷背的几句,临时抱抱佛脚,骗骗人。”

       我又读了了几句屠格涅夫的散文诗。

     你安静,优雅的走在人生的路上。

     你善良而聪明。

     你美丽,没有人说你美丽。

     你的眼光是深邃的。

     你优美的身影给人以无限遐想

 

  她用袖口擦去了眼角的泪花,转过了头,对我说:“班长谢谢你,你现在的馒头做得真好,我也不饿了。我们南方是不做馒头的,可是你夸我有点过头了,你不要同情可怜我,我不需要同情。我没有优美的身影,我的确稍微有点胖,队列走不好。不过我会努力的。班长,我到三楼值班去了。”

     她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快到吃饭时间了,文书急匆匆跑到伙房,对炊事班长嘀咕几句,这个时候馒头已经上笼,快要蒸熟了,我帮助战士小张专心烧火,我听到炊事班长叫我,吕文成。我赶紧从灶膛跑出来,班长有事吗?他说:快到开饭时间了,我们连队列会操,你的老乡八班柳梅全团第一,连长叫我们给每个班加一个菜,给八班加两个菜,吕文成你想想办法,去把副食库打开,把红烧肉罐头拿出来,每个桌子放一个,但是八班桌上要放一个红烧肉,一个午餐肉。比别的班多一个午餐肉。

   我心里想,柳梅阿,你柳梅,你拿第一不是真正的第一,你做事不厚道,不治治你不知道我的厉害,我叫你也知道知道霸王爷长着几只眼。

     今天的吕文成可不是昨天的吕文成,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混混”,炊事班长转志愿兵,要看我的馒头做得好不好,每次连长表扬我,我不是说班长放的碱,就是说班长帮我揉的面,要不就是他派的帮工力气大。揉的面均匀。

      现在泔水缸已经看不到新兵在偷偷扔馒头,相反我们连队的馒头,以前要省下三大笼,现在反而不够吃了,原来有的新战士吃完后,把馒头偷偷拿上,藏在棉衣里,乘着上厕所,把馒头偷偷给别的连队的老乡。这件事情被司务长发现了,他报告给了连长。连长梁平在连部大会上规定,三连的馒头一个也不能带出去,凡是新兵带出馒头,如果被发现,要围绕伙房跑二十圈。这事被传为美谈,以至与有许多新兵互相传的神乎其神,说三连是女兵连,上级照顾女兵连,那个蒸馒头的老兵到西安向老师傅专门学习做馒头。

   有一次,我从伙房到回炊事班宿舍的便道上,我的身后有两个新兵女战士在背后议论我,你看,就那个瘦瘦的,炊事班里有许多好吃的,偷着吃,都吃不胖,呆在炊事班,可惜,亏大了。“哎”那家伙做得一手好馒头,你不是北方人吗?你嫁给他,一辈子可就吃上好馒头了。另一个鼻子里立即出现了冷哼的声音,“哼。”你就值两个馒头啊。另一个说:你不要小瞧人家,革命战士是一块转,哪里需要那里搬,蒸馒头也是革命工作,也有出息的,你看他,我们连长不是都天天表扬他吗?

   我一回头,她们脸红了,我假装没听见,继续走我的路。妈的,炊事班伙食不好,敢情是我一个人偷吃了。

    我那一点点微小的权利,今天我要被无限的放大。

    我悄悄的对炊事班长说:班长,你当兵几年了。”

    “ 五年。”炊事班长说。

     我故作神秘兮兮又问:“班长你想不想转志愿兵”。

    “ 废话,必娶媳妇还想,我要是转不成志愿兵,我媳妇的事就象黄瓜菜,恐怕要凉了,我要是回到家乡,五千元的彩礼钱,我妈那找去?五年啊,拿上1000元退伍费我就得回家。”

    我见炊事班长哭丧者一个脸,也就不便多说,“班长,红烧肉罐头,不蒸热,是一团油,无法吃,就是蒸热了,红烧肉罐头里面的肉,还没有十块,你让新兵吃红烧肉,让他们夹肉互相打架啊。”

     炊事班长恍然大悟,红烧肉罐头放在笼里蒸热,就是一团油,倒在盘子里让新兵怎么夹,谁吃红烧肉呢?要不是部队纪律严格,吃饭说不定就是战场。

那你说咋办?炊事班长把这个难题又还给我。

   “班长,新兵需要的是一个公平 ,这不副食库,有鸡场送来的两筐鸡蛋吗?煮上300个鸡蛋,每个战士两个鸡蛋,到时候我们把连长请来,你和连长一起给战士分鸡蛋,你也露露脸。”

  炊事班长说:“妙,那八班柳梅那桌上还要加一个菜,怎么办?”

   “ 班长,八班长柳梅是我老乡,就一个菜,当然是最好的,你就别操心了。”我说。

    我打开副食库,拿出来了一只烧鸡,掂了掂烧鸡,又放回了原处。我心想,柳梅有你这样训兵的吗?你不仁,也别管我不义。执行命令是我的天职,至于如何执行那就是我的职责范围内的事。我拿了一个盘子,盛了一盘子土豆片,放在了柳梅她们班的桌子上,也就是说柳梅班的桌子上有两盘子土豆片。

    开饭了,我们炊事班请来了连长梁平,三连排成了一队,新兵拿着碗,连长和炊事班长把两个鸡蛋放到了新兵碗里,连长说着:“战士们要努力啊,好好训练,就有鸡蛋吃。”新战士用碗接着两个鸡蛋,新兵用双手捧着碗,怕鸡蛋飞了,小心依依的走到各自的座位上.....。

    发 到了柳梅的班上,她是第一个,把碗举得高高的,连长抬起手,调了两个大一点的鸡蛋,慢慢地放入柳梅的碗里。“嗯”今天你表现不错。”连长说。

    我站在炊事班长和连长的旁边,炊事班有个潜规则,吃一点,喝一点无所谓,只要不往外面拿,你就是一个好兵。我有两个鸡蛋,我不吃可以送人,我故意把一个剥了皮的鸡蛋放到了我的嘴边,我看柳梅过来了,我把鸡蛋吃到了嘴里,没有往柳梅的碗里放。

    新战士赵月弯低低的拿着碗,炊事班长把两个鸡蛋放到了赵月弯的碗里,赵月弯轻轻的从她碗里拿出了一个鸡蛋,她又重新把一个鸡蛋从碗里拿出,把鸡蛋轻轻放到盆里。然后快步离开了鸡蛋盆。连长梁平看见了赵月弯碗里只有一个鸡蛋,问:“你怎么拿一个,每人两个鸡蛋,人人有份。”去给那个新战士送过去。

   我从盆里挑了一个最大的鸡蛋,走过去,追上了赵月弯,放到了她的碗里,她低着头,嘴角动了一下,只说了句“谢谢班长。”跟着八班的其他女战士做到了餐桌上。

    餐厅里静得只有“唰唰”剥鸡蛋皮的声音。这个时候我听到餐厅里发出了一个优美的声音,我看见柳梅大声叫了一声,“老乡”。她站起来,笔直的身材,脸红红的,眼睛向连长望去,眼神向连长诉说委屈。

   我知道她叫得那一声,“老乡”。是高声唱给连长听得,埋怨我们炊事班照顾八班不周。她们是标兵班,理应与众不同。她的这一声,让所有新战士的目光,齐刷刷的向八班的餐桌盯着,然后有暗自窃笑,原来会操全团第一的八班,餐桌上只多了一盘土豆片,而不是烧鸡之类,他们的心里平衡了,原来第一也不过如此。

    如果新战士看见八班的餐桌上有一支烧鸡,那么这个烧鸡就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给新战士的心灵震撼是不一样的。

   这让我的老乡柳梅在三连战士们面前,很没面子,八班全团会操拿了第一,露了脸,为三连争了光,她在连长的心目中只值一盘土豆片,她要在连长面前评评理。

    我心里暗自窃喜,我就是要这个效果。

    连长梁平问炊事班长:“怎么回事,说是要给八班加菜,餐桌上怎么多了一盘土豆片?命令是怎样传达的?”

    炊事班长急了,跑步到连长的餐桌上,涨红着脸,一张嘴张的好大,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也跑到连长的餐桌边,拽了一下炊事班长的裤子,示意他别说了,然后我说:“连长,这件事是我没做好,副食库只有我和司务长两个人有钥匙,司务长到基地后勤处要连队伙食补贴去了,没有回来,我的钥匙放在宿舍,我忙着煮鸡蛋把这事情给忘了,等我记起来已经到了开饭时间,所以我加了一盘土豆片。连长,我命令没执行好,责任全在我。”我装出了一脸委屈样子,低个头。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