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37)  

2012-05-28 10:59:24|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雷晓右手机械的拿起筷子,用筷子夹了点土豆丝,送到嘴里。

“班长吃鱼”。赵月弯给班长夹鱼肉,雷晓又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花生米。

“教导员我们要喝啤酒。”退伍战士陆治山站了起来。

“我也要喝”。一向温柔腼腆的王祖玉也站起来了。

“我们还没有走,你们就把我们抛弃了”。王祖玉有点情绪激动。

炊事班有些尴尬,我赶紧到餐厅向老兵道歉。“王班长这是我的错,啤酒没买上。”<怕老兵喝酒后情绪失控,酒被取消>

“你们别吵了”。“哇”的一声雷晓哭起来了,她努力的用左手捂住嘴,可哭声怎么也控制不住,嘴里还是“呜呜”声,一个黄色的身影,冲出了餐厅门。

“吕班长,我不是……..”王祖玉还没说完,眼泪就下来了,他上来抱住了我,就哭起来了。餐厅里哭声震天。

我的眼泪也下来了,但是我的控制情绪。

“班长,班长,雷晓班长下到河里了”。赵月弯哭着一声惊呼,她也追了出去。

我也跑出去,我看到雷晓跑向了回宿舍的小道,她在田留河小桥边停了下来,明黄色的倩影消失在河里,我们快步追了过去,我看到她的脚站在田留河的小溪的鹅卵石上,樱红色的蕾丝边浸在水里,她的倒影印在清澈的田留河里,小溪激起一层层樱红色的涟漪,她抬头望望田留河的源头,我也顺着雷晓的目光向远方眺望,看到田留河在秦岭峡谷里,是一条蓝莹莹的弧线。她双手捧起一汪溪水,双手盖住了她秀美的脸,纤细的指缝里溢出一长串闪光的水滴。水滴滴在明黄色连衣裙上,然后又落在幽暗清凉的田留河里。

她蹲下身,丰满的胸部显现出来了,淡青色的河岸,把她围起来,黑色的高跟皮鞋里浸透了水,也许她是想体验一下夏天小河的温柔吧。

“班长。缘聚缘散,这是命运的安排”赵月弯也下到了河里………

我们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岁月匆匆而过,砸碎了记忆中最后一根链条,我们无所适从,每一张微笑的脸,都会隐藏无数的哀伤,也许相逢或别离注定是天上的一颗流星,你若安好,就知足啦。

五点半,我从炊事班宿舍出来到伙房蒸馒头,下雪了,雪花飘落在脸上冰凉冰凉的,走在路上,脚下发出“沙沙”的声音。我拉亮了伙房的灯,在灯光的映衬下,一片片的雪花飘落下来,山上的雪下得就是比山下大。

七点半,开饭了,在餐厅的一个拐角里,一个桌子上空荡荡的…….

哨声响了,“集合,向老兵送行”。

“稍息,立正”。第一路,向前三步走。第二路向前一步走,后一排听我的口令,后退一步走。

“教导员同志,队伍按预定序列站好,请你指示”。

                                          值班员索飞箭。

雪下得越来越大,退伍战士还没有从宿舍走廊里出来,我的军装已经是白色的,雪后的大地,白茫茫的一片,真干净。这是桥南这一年的第一场雪。

退伍战士出来了,王祖玉站在最前头,雷晓是第二个,雷晓明黄色的连衣裙已经不知去向,她穿着没有军衔,帽徽的军装,显得有点不自然。他们刚走到第一排,和战士握手,哭声边传到山壁上,回音有些沉闷。雷晓走到我面前:“自由了,我到西安,会看柳梅班长的”。

雪花粘在她的眼睛上,我不顾男女有别,我用手轻轻弹去她佩戴在胸前红花上的雪。她胸前红花上的色彩就象山上的枫叶,有一种天生的自然。

“你走好,雷班”。

“你保重,吕班,好好干。”

十一月的军营是多泪的军营,老天也看不下去了,桥南的雪是下得越来越大,山上下的雪更大,雪掩盖了伙房旁的柿子树,泼洒在101机房的灯光球场,雪片贴在地上,水塔看去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就连101机房的一扇门,雪也不放过,雪花贴在门边上,大雪掩盖了我们宿舍的青砖小楼,山上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是田留河的小溪中间,一条细细的泛着雾气的水带,向前延伸着,最后被雪盖住,但是过了一段,小溪又努力的爬出来,雪下好大,车无法从崎岖的十八盘行驶,车上有防滑链也不行,崎岖的山路,解放车是无法通行的。雷晓她们只好步行出了大门,就是红石口,旁边的望夫石也被雪掩盖了。静静地矗立在山脚边,淡青色的石头,被积雪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被子,一片的白。赵月弯她们十几个男女兵,两人一组,提着退伍战士的提包,向山下步行。雷晓她们走了几步,回头,向我们摆摆手,再走几步,向我们摆摆手。雪花飘得好大好大,山茫茫的,一片白,一望如玉,她们的倩影,与山融合在一起,她们走在十八盘山路上,留下的一串串的叫印,不一会就被雪添起来。

山静得出奇,到处都是雪。

“现在好了,安静了”。我自语。该去的去了,该走的走了,一去不回,中午吃饭,餐厅的一个餐桌有十个空位,我才感觉她们真的走了。

下午,老兵走了。山下的战士也上了山。

“你把她们送上车了吗”。我下意识的对餐厅旁的吃饭的赵月弯说。

“你说的都是废话”。赵月弯白了我一眼。

晚上九点,我值班,做夜宵。我看到吸风马蹄灶通红的火焰,呆呆的想着。

这是我的家吗?是我的家,为什么我的内心还想起远方的故乡,不是我的家,而我又如此的留恋呢?所谓的家不过就是我们一个情感停靠的港湾。

“班长,面条煮好了吗?”一个稍胖矮矮的身影进了伙房,我一听就是赵月弯

“这么早,水还没有开,来吧帮我烧火”。我说。

“什么是家?”我问赵月弯。

她摇摇头,两只大眼睛盯着我,“你怎么问这么一个问题,吕班”。

我只是随便说说。

家,我哪有家,我小时候家里只有妈妈,爸爸只是匆匆的一个过客,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人,我怯生,藏在妈妈背后,等到和爸爸有了感情,他又从家里走了,我掐着指头算爸爸归队的日期,直到太阳落下区,爸爸回家的日子还漫长,我就偷偷流眼泪,我怕火车的汽笛声,可是一年,我不得不一次次到火车站,挥舞着我的小手…..

我怕,好怕,明年又是你退伍。

“你是女兵,我是男兵。我和你有啥关系,不就一走了之,你现在好了,北京大城市的女兵,多气派。”

“我情愿我爸放羊”。她厥个嘴,“你说话这么带刺,我没有看不起你和柳梅班长的意思。”

“我在柳梅住院那儿说你爸放羊,你怎么不乐意”。

你是真心说我爸是放羊的吗?

哦。我给柳梅班长打电话,打到西京医院五官科值班室,她不接。我想去和雷晓班长看看她去,可是我们测控站又有任务,听说下月还要发射卫星。我是副班长离不开。”

“没有你地球就不转了。”我说。

“你也不是很忙吗。”

“班长,我感到压力大。”

“你脖子上的铁链子又加了一环”。我幽默的说。

你才是狗。

值班的战士陆陆续续到了餐厅,我们无语。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面条还没有煮好,我掩饰谈话的内容。

班长,抽一点时间去看看柳梅班长吧,炊事班比较自由,你们是老乡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话一点也不假,就是我们站领导也变化的快,我们测控站终于结束了没有队长的历史,原先的队长到科技大学学习去了,终于又来了一个队长。

下午,我们测控站全体集合在101机房门前,有教导员介绍给我们大家:“这是原先107雷达跟踪站的副站长李勇,现在任我们队长。大家欢迎”。

县官不如现管,我也随着大家使劲的拍着手。

这是真正的科班出生,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学的是《测控与仪器》专业。希望大家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向李队长请教。大家欢迎李队长讲话。

李队长从队伍的上侧,迈着步伐走到了队伍中间,他转过了身,行了一个军礼,“稍息,立正。讲一下,我是来工作的,希望大家支持我的工作。我又是来学习的,到了一个新环境,我的知识还欠缺,我是来向大家学习到。我的讲话完了,现在解散。”

新官上任三把火,也许我这个代理司务长当到头了,不是我官瘾有多大,而是司务长比较自由,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我可以到测控站的各个角落,但是我反而比以前更加忙了,测控站的全体吃饱吃好,就是我的工作。

如何撒谎,到西安去看柳梅班长呢?我故意到了队长办公室,献殷勤的向他回报工作。“正好教导员也在。

“队长,我这个代理司务长当不下去了,我们站老兵走了十个,伙食费少了,渭南的菜又猛涨,我们测控站南方士兵多,吃辣椒多,辣椒从两角已经涨到三角五分了,每个人就两元三角伙食,我想在渭南找一个蔬菜批发点。”我既是汇报工作,也是表现我自己,又是对新来的领导尊敬,领导吗,最怕没人汇报工作。

正好教导员也向队长介绍我,“这个战士工作责任心强,是北方兵,尤其馒头做得不错。

教导员介绍我的时候,我偷偷看队长的脸,他面带微笑,也许是碍于教导员的情面,他才和我一个战士那么客气,他也附和着我的话:“现在的物价疯涨,伙食可不要超支了”。

“上月是老兵退伍,伙食持平。明天我到渭南找一个蔬菜批发点去。”我赶紧回答。

队长什么也没说,看他显然是默许了,我知道明天偷偷去西安是有戏了。

谎辨得还比较真实,我暗自高兴,我知道雷晓,王祖玉他们退伍走了,吃饭的人少了,炊事班工作反而轻松了,我把炊事班工作交待给张建伟,我要偷偷的到西安,去看我的老乡柳梅班长。

以前我是条野狗,我要去看看引诱我,在我脖子上套上链条的那个女孩。

现在我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套上链条,我就不自由,所以我得撒谎。

我到101机房门前,然后进了警卫班值班室,值班室里是两个人,正好老乡小魏也在。

“小魏你出来”。我把小魏叫出了值班室。

我们来到了101机房门前的一个梧桐树下,对着小魏的耳朵说:“我帮我把赵月弯叫出来,我找她有事”。

一个男兵经常到女兵宿舍,说明你思想有问题,固定的去一个女兵的宿舍,你的思想更有问题,所以我只能这样找赵月弯。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