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33)  

2012-05-25 09:50:41|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月的军营是多泪的军营,老天也看不下去了,桥南的雪是下得越来越大,山上下的雪更大,雪掩盖了伙房旁的柿子树,泼洒在101机房的灯光球场,雪片贴在地上,水塔看去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就连101机房的一扇门,雪也不放过,雪花贴在门边上,大雪掩盖了我们宿舍的青砖小楼,山上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是田留河的小溪中间,一条细细的泛着雾气的水带,向前延伸着,最后被雪盖住,但是过了一段,小溪又努力的爬出来,雪下好大,车无法从崎岖的十八盘行驶,车上有防滑链也不行,崎岖的山路,解放车是无法通行的。雷晓她们只好步行出了大门,就是红石口,旁边的望夫石也被雪掩盖了。静静地矗立在山脚边,淡青色的石头,被积雪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被子,一片的白。赵月弯她们十几个男女兵,两人一组,提着退伍战士的提包,向山下步行。雷晓她们走了几步,回头,向我们摆摆手,再走几步,向我们摆摆手。雪花飘得好大好大,山茫茫的,一片白,一望如玉,她们的倩影,与山融合在一起,她们走在十八盘山路上,留下的一串串的叫印,不一会就被雪添起来。

山静得出奇,到处都是雪。

“现在好了,安静了”。我自语。该去的去了,该走的走了,一去不回,中午吃饭,餐厅的一个餐桌有十个空位,我才感觉她们真的走了。

下午,老兵走了。山下的战士也上了山。

“你把她们送上车了吗”。我下意识的对餐厅旁的吃饭的赵月弯说。

“你说的都是废话”。赵月弯白了我一眼。

晚上九点,我值班,做夜宵。我看到吸风马蹄灶通红的火焰,呆呆的想着。

这是我的家吗?是我的家,为什么我的内心还想起远方的故乡,不是我的家,而我又如此的留恋呢?所谓的家不过就是我们一个情感停靠的港湾。

“班长,面条煮好了吗?”一个稍胖矮矮的身影进了伙房,我一听就是赵月弯

“这么早,水还没有开,来吧帮我烧火”。我说。

“什么是家?”我问赵月弯。

她摇摇头,两只大眼睛盯着我,“你怎么问这么一个问题,吕班”。

我只是随便说说。

家,我哪有家,我小时候家里只有妈妈,爸爸只是匆匆的一个过客,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人,我怯生,藏在妈妈背后,等到和爸爸有了感情,他又从家里走了,我掐着指头算爸爸归队的日期,直到太阳落下区,爸爸回家的日子还漫长,我就偷偷流眼泪,我怕火车的汽笛声,可是一年,我不得不一次次到火车站,挥舞着我的小手…..

我怕,好怕,明年又是你退伍。

“你是女兵,我是男兵。我和你有啥关系,不就一走了之,你现在好了,北京大城市的女兵,多气派。”

“我情愿我爸放羊”。她厥个嘴,“你说话这么带刺,我没有看不起你和柳梅班长的意思。”

“我在柳梅住院那儿说你爸放羊,你怎么不乐意”。

你是真心说我爸是放羊的吗?

哦。我给柳梅班长打电话,打到西京医院五官科值班室,她不接。我想去和雷晓班长看看她去,可是我们测控站又有任务,听说下月还要发射卫星。我是副班长离不开。”

“没有你地球就不转了。”我说。

“你也不是很忙吗。”

“班长,我感到压力大。”

“你脖子上的铁链子又加了一环”。我幽默的说。

你才是狗。

值班的战士陆陆续续到了餐厅,我们无语。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面条还没有煮好,我掩饰谈话的内容。

班长,抽一点时间去看看柳梅班长吧,炊事班比较自由,你们是老乡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话一点也不假,就是我们站领导也变化的快,我们测控站终于结束了没有队长的历史,原先的队长到科技大学学习去了,终于又来了一个队长。

下午,我们测控站全体集合在101机房门前,有教导员介绍给我们大家:“这是原先107雷达跟踪站的副站长李勇,现在任我们队长。大家欢迎”。

县官不如现管,我也随着大家使劲的拍着手。

这是真正的科班出生,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学的是《测控与仪器》专业。希望大家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向李队长请教。大家欢迎李队长讲话。

李队长从队伍的上侧,迈着步伐走到了队伍中间,他转过了身,行了一个军礼,“稍息,立正。讲一下,我是来工作的,希望大家支持我的工作。我又是来学习的,到了一个新环境,我的知识还欠缺,我是来向大家学习到。我的讲话完了,现在解散。”

新官上任三把火,也许我这个代理司务长当到头了,不是我官瘾有多大,而是司务长比较自由,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我可以到测控站的各个角落,但是我反而比以前更加忙了,测控站的全体吃饱吃好,就是我的工作。

如何撒谎,到西安去看柳梅班长呢?我故意到了队长办公室,献殷勤的向他回报工作。“正好教导员也在。

“队长,我这个代理司务长当不下去了,我们站老兵走了十个,伙食费少了,渭南的菜又猛涨,我们测控站南方士兵多,吃辣椒多,辣椒从两角已经涨到三角五分了,每个人就两元三角伙食,我想在渭南找一个蔬菜批发点。”我既是汇报工作,也是表现我自己,又是对新来的领导尊敬,领导吗,最怕没人汇报工作。

正好教导员也向队长介绍我,“这个战士工作责任心强,是北方兵,尤其馒头做得不错。

教导员介绍我的时候,我偷偷看队长的脸,他面带微笑,也许是碍于教导员的情面,他才和我一个战士那么客气,他也附和着我的话:“现在的物价疯涨,伙食可不要超支了”。

“上月是老兵退伍,伙食持平。明天我到渭南找一个蔬菜批发点去。”我赶紧回答。

队长什么也没说,看他显然是默许了,我知道明天偷偷去西安是有戏了。

谎辨得还比较真实,我暗自高兴,我知道雷晓,王祖玉他们退伍走了,吃饭的人少了,炊事班工作反而轻松了,我把炊事班工作交待给张建伟,我要偷偷的到西安,去看我的老乡柳梅班长。

以前我是条野狗,我要去看看引诱我,在我脖子上套上链条的那个女孩。

现在我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套上链条,我就不自由,所以我得撒谎。

我到101机房门前,然后进了警卫班值班室,值班室里是两个人,正好老乡小魏也在。

“小魏你出来”。我把小魏叫出了值班室。

我们来到了101机房门前的一个梧桐树下,对着小魏的耳朵说:“我帮我把赵月弯叫出来,我找她有事”。

一个男兵经常到女兵宿舍,说明你思想有问题,固定的去一个女兵的宿舍,你的思想更有问题,所以我只能这样找赵月弯。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