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31)  

2012-05-25 09:48:52|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别说了,把你的乌鸦嘴闭上吧,你的心一点也不必我的软,你对野羊的怜悯是装得”。我离开了她,进入了营区。

我走在回测控站宿舍路上,经过了那个小桥,我无意看到流畅的一条小溪,那是田留河,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亮晶晶的涟漪,碎碎的小石块沉在溪底,我下去拿了一块碎石,把它抛向远方,惊起深潭边觅食的五只野鸭子,我望着野鸭子向十八盘的塬上飞去,我想起了教导员找我,我从新兵连回来的一次谈话,他说过的那句话“我们只不过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只不过是位置不同,当初柳梅在新兵连想挂一条更长的铁链,而赵月弯也想挂一条跟好看的铁链,害得我也得挂铁链,而这个链组合成了一种缘分,我就那点力量,能对柳梅班长又多大的帮助,而赵月弯总是在埋怨我,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今天是我值班做夜宵,我在伙房柴房烧火,工作已经是熟能生巧,我在吸风灶里添了一铲煤,大火在马蹄吸风灶“呼呼”燃烧着,我仰望星空,星星闪烁在夜幕下,一颗流星划过而失,我看到流星划过天空,还是那么的平静,我发出长长的感叹,我们是宇宙的匆匆过客,我们只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地球绕太阳公转,还向着太阳飞奔。太阳又向银河系里的一个星座飞奔。

宇宙如此。人生又何尝不如此呢?我向谁飞奔呢?

人生就是一个圆弧,你运行了一个轨迹,又飞奔到一个圆弧,一个漩涡连接着一个漩涡。

早晨,从秦岭延伸出一条深深地,有着缓缓斜坡的峡谷,谷底流过一条小溪那就是田留河。缓缓斜坡的地方就是营区,军号响了。

测控站全体官兵集合在操场上,值班分队长索队长向教导员报告

 “ 教导员同志,测控站全体集合完备,请你指示。”

“请稍息”。

“立正”。教导员刘向荣表情严肃的走在了队伍中央。

首先我宣布一个决定,经测控站党委会研究决定,现在我们测控站程控交换机已经通过了正规化验收,从试运行阶段转入了正式运行阶段,话务班和配线班正式合并为一个班,班长有原配线班班长吴子琼代理,副班长为赵月弯。

炊事班由于司务长马勇海回家联系工作,司务长有吕文成暂时代理,任命张建伟为炊事班副班长。

下面我宣布上级命令。

“今天宣布退伍战士名单”。

话务班雷晓,朱丽娟,林海美

配线张晓枫,叶茹雨,雷敏

电话维修班班王祖玉

电缆班陆治山

  …………

命令宣读完备。

“王祖玉”。

“到”。

“出列”。

“雷晓“。

 “ 到”。

“出列”。

测控站十个退伍战士排成一列。

大家欢迎,下面有电缆中队长索队长为他们摘去军衔,帽徽。

他们向个个犯错误的孩子,乖乖的站在母亲面前,任母亲摆弄。

“退伍老战士到会议室给大家提宝贵意见,大家欢迎。”又是教导员的声音。

我拍着手,心里不是滋味。

测控站是十个战士退伍,我刚刚下到测控站王祖玉是我的班长,那时我只是一个“混混”。给王祖玉班长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的眼睛看都不敢看他一下。

退伍战士到了会议室,大家都底着头,不说一句话。

会议室里做得都是测控站的骨干,作为炊事班代理司务长我有幸参加了会议

教导员说:“大家有什么要求”。

沉默会议室是长久的沉默,只有外面山雀脆声得鸣叫。

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个例行的会议,就是提要求,教导员也满足不了。

还是王班长先说说吧。

“我不是班长,我三个月前就不是班长了,当了四年兵我,我还不知道101机房是个啥样,我想看看101机房”。王祖玉是滔滔大哭。

这太难为教导员刘向荣,他作为测控站政治主管,由于保密的需要,静止战士进入与自己无关的场所,这是部队的纪律,任何人不能逾越。

可是101计算机房对战士来说,有一种崇高,一种非凡,一种神秘,卫星冲入太空的神秘,可以在101机房的数传机上,闪烁的红绿信号灯显现出来,它宛如一个在清澈晶莹的流泉深潭的沐浴的少女,对一个纯朴的的男孩那是怎样的一个妄想。

但是他又是一个教导员,他必须满足一个战士用四年青春,注入汗水,泪水的工作场所。

王祖玉的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就好比是一个战士要离开洒下热血的战场,他拥抱一下阵地的树木,亲吻一下洒下血泪的泥土,难道不行吗?

“不行,王祖玉你的这个要求我做不到。”教导员他的眼睛飘忽到了会议室窗外,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是自言自语,但是他又扭过头来,坚定的说了句“不行”。

如果一个女孩哭,那么她的情感里可能透着刚强。反而一个男孩哭,可能情感里透着脆弱。

王祖玉的哭声怎么也止不住,她的哭声压住了窗外山雀的鸣叫,我走过去,抓住了王祖玉的手,“王班长,我知道你有委屈,你的技术在我们测控站大家都知道,回到地方一定有作为的”。泪水也模糊了我的双眼。

王祖玉哭得伤心,雷晓的眼睛也湿了,转而眼泪镶嵌在眼眶里,她秀美的有少女天然灵气的眼睛,溢出了一长串泪珠,她拿起右手捂住嘴,嘴里发出“呜呜”。的女声。她实在控制不住,把左手去掉,号啕大哭。

林海美说在她旁边,“班长你别哭了,我们知足吧,回去还有工作”,她安慰雷晓,可是这些都是一些过时的废话,她也经不住潸然泪下。

六个女战士相拥在了一起。

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皆我心,我是一颗流星,一个宇宙的匆匆过客,你我皆如此。我们只不过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你我皆如此。挣脱了一条铁链,有去套一条铁链,这就是人生。狗也有对主人的忠诚,我们天南地北的战友相聚在一起,是一种缘,缘尽了,人散了,那一张似曾相识的笑脸已经注入了雷晓的心,不一定是那一个人,而是一种青春的记忆。

教导员政治动员已经起不了作用。他和会议室的一些骨干,默默走出了会议室。

“小梅,你们别哭了,下午我给你们做最爱吃的拔丝苹果。”我安慰着雷晓他们,可是我说的苍白无力。

我也走出了会议室,所有不上班的战士,都围到了会议室,因为她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