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6)  

2012-04-28 12:24:34|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肃社员:吕文成

       中午十二点,新兵们在餐厅外唱完了《打靶归来》,然后尽然有序的进入了餐厅,一个班一个桌子,值班员说了声:开饭。

只见新兵“唰”的坐在了凳子上,端起碗, 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

十分钟后,新兵吃完了,餐厅里一片狼藉,值日生在勤扫餐厅,饭后是新兵自由活动时间。

饭吃完了,我也敢放松,放松了,我到厕所去小便,走出了餐厅大概有几十步,我感觉我的裤兜有人动了一下,我用手一摸裤兜一个方方的,硬棒棒的东西,一个身材有点矮,微胖的女兵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走了几步,她又回过头来,我看到那张熟悉的胖乎乎的脸,只不过脸黑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微笑,透着一种含蓄,含羞的温柔,她向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她有快步走,最后闪进了女厕所。

我回到了炊事班宿舍,躺倒在床上,偷偷的从裤兜里掏出来那个东西来,是一盒“阿诗玛”香烟,那个时候我们每月的津贴是28元,一盒阿诗玛是七元,四盒“阿诗玛”就是一个月津贴,它太扎眼了。我乘炊事班的其他战友到水房洗脸,赶紧把香烟藏在了床头柜里,

  这小丫头可把我害惨了,我虽然不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但我还没有堕落到这个地步。我只不过和大多数小县城来到城市兵一样,脸上带着一种俗气。在平时我大错不犯,可是小错误却经常发生,什么风纪扣不记,走路时偏要把裤脚卷一卷,显示与众不同,教导员叫我理个寸头,我偏要理个寸半的头发,标示我对抗领导,我宁可炊事出勤务,就是揉馒头我懒得不愿出一点力气,我吹牛的时候,夸夸奇谈,可是专业技术对我来说,一点也不沾边,在训练时我背手往边一站,就等于训练。班长说我,我不以为然,三年混个退伍,安排个工作就行了,这就是我的最高境界。

         我自以为聪明,其实我是最愚蠢的一个,我这么一天一天的混,混的不是别人,混的是自己的青春,我的前途,我的命运,眼看同年和我一起入伍的老乡,有的当了班长,有的肯吃苦,表现好,被部队送去学习技术去了,还有的成了预备党员,个别的已经成了苗子,准备送到教导队学习,考军校。

     而我现在成了一个另类,被教导员重新送到新兵团。他说:吕文成你到新兵团去训兵,这样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将来对你有好处。

      军令难违,  我知道这是教导员很委婉的把我从维护营请出来,你是什么,你什么也不是,你只不过是个“混混”,没有人在意你的存在,你只不过是一个累赘而已,没有人接纳你,而是把你向外推。

     赵月弯给我的那盒“阿诗玛”,面对这个烫手的山芋,我怎么处理呢?我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那盒烟扔给赵月弯,然后自恃我的清高,我的无私,我的廉洁。而把她可就害惨了,她在新兵团能抬起头吗?再说我是一个混混,谁相信你做的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新兵为什么给我烟,还不就是我们连队的伙食不好,新兵要多打一点饭菜吗?这不是那起自己的左手,狠狠的抽自己的右脸吗。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知道我单独为赵月弯多打一点饭菜,我根本做不到。这丫头片子,说话快人快语,口无遮挡,她要是报告给连长,我的麻烦可就大了。不但炊事班长的志愿兵转不成,我可能被退回原单位。

     我陷入沉思之中,解铃还需系铃人,对赵月弯的班长,我的老乡柳梅有办法。

     女兵排在三楼有一个单独的一层,另外还有值班的女兵,出入必须登记,未经连部同意,男兵是不能单独上楼的,我绞尽脑汁想办法,该如何上去到八班的女兵宿舍呢?正好柳梅的原单位<607>有一封柳梅的信,菜车从渭南带上来,放在司务长那儿,我嬉皮笑脸的到司务长跟前说:司务长你那儿有我老乡的一封信,我拿给我老乡。

    你小子想跟女兵套近乎。司务长说。我“呵呵”干笑了两声,赶紧去司务长宿舍拿了那封信,小心翼翼折叠好,放在了上衣口袋里。

     下午七点,我上了宿舍,看到值班的女兵,我拿出那封信在她眼前闪了闪说,给你们班长柳梅送信。我在楼道口故意大声喊着,柳梅,柳梅....。你请客。

     柳梅闻声跑出了宿舍,看到我高兴迎了上去。她也故意说:叫,叫。你叫魂啊。

     我故意不把家信拿出来,而是显摆自己,就问她,你们班菜盘子满不满,哎,她叹了一口气,然后说,菜还可以,就是馒头蒸的也太差了,黄一块,黑一块的,让人无法下咽,这批女兵在家里有娇生惯养,那里吃过这样的饭菜,还不到吃饭时间,她们踢正步的时候体力透支,动作就变形了,脚尖压不下去,腿伸不直,站立时双腿颤抖。

     唉,馒头不是你做的吧。

我脸红红的,无语,赶紧拿出了那封家信。她高兴的跳了起来,她一看那信封地址说,又是老三篇<父母写的家信>。

       我故意说:“是男朋友的。”

     “男朋友在我婆家的肚子里。”

        要不就是同学的。

      同学早吧我忘了。说着,柳梅把扯开的信递给我,你也看看,又是爸爸的叨叨。我口里说着,不看,不看。但我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接过了信纸,略略扫了几眼。大致是

       梅梅你好

      我知道你训练很苦,你要注意身体,部队是座大学校,要好好锻炼,你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等等之类。

      我赶紧把柳梅的那封家信还给了柳梅。嘴里说着:“不看了,不看了”。你的信我怎么好意思看呢。

       我故意岔开话题,悄悄对柳梅说:“我有一个秘密,我们司务长和连长是老乡,山东的。连长要司务长向军务股胡参谋打个招呼,他们是同年兵,又是一个乡的战友,连长向司务长交待,在全团会操时,要胡参谋把你柳梅的八班抽上。“你们训练的咋样,上去可别拉稀。”我关切的问柳梅。

    “ 我知道了,就是那个北京兵,体能太差了,笨的象头猪,看我怎么收拾她。”柳梅说。

     我说:“你别侮辱人,她是猪,你就是猪头,你把她叫出来,我有一件小事。”

   柳梅大声说:”赵月弯你过来,我老乡找你有点小事。”

       赵月弯跑步到我们俩面前,怯怯的说:“班长你找我。”

     我对赵月弯说:“赵月弯我不想真诚被羞辱,友谊被贩卖。到此为止吧。”

柳梅听着我说得话,心里一头雾水。

赵月弯,到。

柳梅看到我这个老乡站在她面前,她要承诺她的诺言。

当兵一个月了,你的内务是怎么叠的。原来你叠被子偷奸耍滑,赵月弯把被子搬出来到楼道口。

是,班长。赵月弯,怯怯的把被子从宿舍里搬出来。

八班全体都有了。柳梅命令八班全体站好,她上去抢过了赵月弯的被子,展开被子在楼道里。

被子里露出了折叠的一块一条香烟包装盒,盒上的两个姑娘浓眉娇颜,欲开还闭,两个姑娘穿着民族服装,就像传说中的阿诗玛,随风万里,静静地躺在桥南山上的一个楼道里。柳梅假装没有看见。

其实新兵为了把被子撑起来,看起来有棱有角,大多数新兵被子里都衬东西,木板字,纸板子,其中香烟包装盒子的尺寸和叠被子的尺寸最相近,新兵是顺手牵来一般用香烟包装盒。

八班全体都有了,看我叠被子的要领。她蹲下去,跪在被子上,用手心“啪啪”把被子拍平,然后用手掌把整个被子离了四条缝,然后把被子叠起来,柳梅仔细的用拇指整理被子的拐角,脸上的雀斑闪烁着一种智慧,顷刻间一个豆腐块被子成形了。

赵月弯到。

你记下叠被子的要领了吗?

报告班长,我记下了。

这是什么?柳梅从楼道地上拿出了赵月弯被子里拽出一个纸板子。

赵月弯咬着嘴,什么也没说。

我看你脑子就是缺水,你在被子里面放上纸板子,在被子上洒水。原来你被子叠的好,是偷着往被子里塞纸板子,把被子棱角撑起来,你偷奸耍滑,把被子撒湿。怎么盖,女孩子是要得病的,得了病连长又说我虐待你,照我说得叠被子要领,开始叠被子。

是,班长。赵月弯一个立正开始整理被子。

大家注意看,赵月弯怎么叠被子。叠被子要用手心的力气,被子上不能洒水,女孩子要得妇科病,柳梅有补充了这么几句。

赵月弯蹑手蹑脚的走到被子面前,照着柳梅的方法,叠起了被子。

不行,从来。你的被子没有展平,手心用力不够,叠的被子没有灵魂。柳梅把赵月弯刚叠好的被子又拉开了。

照我的方法,叠被子十遍,叠不好,我就给你扔下楼去。

赵月弯吃力的叠着被子,手心把被子铺平,然后把被子对折三,再用手掌在被子上划出四条缝,然后折起了被子,刚叠好,准备整理被子的拐角,一个豆腐块被子刚要成形,柳梅就把被子给撕开了,如此反复了三次,

赵月弯,到。

你的手掌要用力,把被子缝子要划得均匀,划得均匀,这样叠出的被子才好看,知道吗?

是,班长。

赵月弯眼睛已经眼泪兮兮,我实在不忍看下去,“柳班你训兵,你忙吧”。我下了楼,刚到楼道口,就看见一个被子从三层窗户里飘下来了。

一个女孩,流着眼泪跑下来,楼道口,我碰到了她,是赵月弯,我假装没有看见。

    

     那盒烟,我终于没有拿出来,一来我心虚,怕被别的战士看见。二来我听柳梅说的那句话,看我怎么收拾她。我要是把那盒烟拿出来,在我老乡的眼里,赵月弯一定是对我这个铁杆老乡的栽赃陷害。  同性相斥,异性向吸,一个班长整治一个新兵,那不是小菜一碟。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