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送你一束月季花(4)  

2012-04-28 12:20:10|  分类: 小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肃社员:吕文成

小说连载{修改稿)

今天是 星期六不训练,我说的仅仅是连部不训练,但是一些班长还是要吃小灶的,他们大部分要转志愿兵,竞争也特别残酷,四个人里面才有一个名额能转志愿兵,吃小灶也就是把一个班拉出去单独训练,是家常便饭,就是连部看见了也不会制止,相反还默许,训练多了,在团部会操,肯定表现好,熟能生巧嘛,人非生而知之,而是练而知之。相反连部还有些纵容,所以新兵做得事情往往比正常训练地时候还多,我看到,有的新兵在整理内务,有的新兵在清扫营区,有的新兵拖洗楼道,有的新兵在水房清洗床单......。碰上几个倒霉蛋,还得清洗厕所。伙房里派来了四个女兵,今天出勤务,她们的任务是帮厨。炊事班长把四个女兵交给我,让我指挥她们归我调度。

     我笑了,对她们说:“你们可真幸运,没有被派上扫厕所”。她们说:“扫厕所是五班的三个男兵”。我又问她们:“你们是几班的。”

   “八班的,我们的班长是柳梅,她可凶呢。”她们一起向我诉苦,好像我能解决她们所有的委屈。

     八班的,是我老乡的班,我的好好照顾照顾她们。

     你们两个淘米,你去洗菜,我看到一个女兵,特别眼熟,好像那里见过,我记起来了,那不是被我老乡罚站的那个女兵吗。于是我对她说:“你和我切土豆。你们好好干,干完了我给你们四个做好吃的。”

    在炊事班我有这个特权。

      由于人多,炊事班其他人就没事可做,他们在玩。

       我拿起一个土豆,切起来了,对那个女兵说:“你也这样切。”

   我 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就说:“在家里切过吗?”

   她说:“没有。”

    “你慢一点,当心别把手切破了。”我安慰她说。

     “ 你当兵几年了,

比你早一年。我切着菜,应付着她的回答。

别人在玩,你为什么还干活呢?”她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 你很老实,我说得对吗?”她又说。

     正是老兵事多,新兵话多。 为什么你的话就这么多,快切土豆吧。我催促到。

      他也许是对我老兵的害怕,她不说了。

     我想缓和一下气氛,就问,你是北京兵。

   她惊奇,问我:“班长你怎么知道我是北京的,你也是北京的吧。”

   我摇摇头说:“我不是北京的。你们北京兵说话最标准。”

     久旱与甘霖, 他乡遇故知,东方花烛夜。这是人生的喜事,也许她能在异乡碰到一个老乡,感受绵绵的情思,从说话能听到家乡的乡音,可以感到家乡的自然和亲和。

      “北京兵的身体素质差,北京兵好多人,都有关系,特别是你们女兵,新兵训练这么苦,你三个月后来部队,直接下到老连队就不受罪了。”我和她说着话,对她脸上扫了一眼,眼神里有余光撒在她的脸上,对她是一脸的不屑。

      “ 那叫当兵吗?”她说着拿起一个土豆用菜刀劈开两半,在案板上“咚咚”的切起了土豆片。

     她显然对我说话不满,可是又不敢反驳我,所以她低个头,“咚咚”的劈土豆,切得好不好我是不在乎,只要放到锅里能煮熟就行。“高考我复习了两年,没考上,没办法,才当得兵。我爸不让我当兵,他说在新兵连训练特别苦,过几个月他要亲自送我到部队。

你当兵可真轻松。我故意逗她。

   “ 不是这样,我要到部队好好锻炼。争取考军校。”

    “ 你是高中毕业的吗?”她问我。

     “我不想告诉你。”

  “ 你这人脾气好怪,难道问你一下都不行吗?”她说。

   “ 那么你高中毕业,复习两年是真的吗?”我问她,眼里显现惊奇的目光,高考复习两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她说,是的。

    我想戏弄她一下,就说:“我可以考你一个问题吗?高中第一册第一篇课文是谁写得?”

     散文《荷塘月色》是朱自清写得。她不加思索就说出来了。

     接着我又说:“1+2+3+........+n的求和公式”。

 

      等于n<n+1>/2她一口气说出来了。

    就这样我和她的距离拉近了,没有了刚认识的腼腆,拘谨。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赵月弯。

  一弯冷月这个名字好听, 你就是那个在操场主席台墙角边,罚站的女孩吧。

     她脸红了,低下了头。

      我那次被班长罚站,就快要昏过去了,幸亏靠着墙。晚上睡觉我的腿都抽筋了,我们的班长好凶啊,可怕人了,一天只知道训人,训人还是训人,一天只知道练,练,练。都烦死了,最讨厌的就是整理内务,叠被子,叠,叠得我手掌都发疼,我的被子已经被她坼两次了,她说叠的被子就象我,不是豆腐块,是一堆,哎,我们班长一点生活情调没有。”她最后叹息了一声。

       ”你是那省的。”

    “我是甘肃的。”

     她一听我是甘肃的,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急忙说:“刚才我说得话,你可别告诉我们班长。”

       我看她憨态可掬的样子,我也笑了,我故意说:“我和你们班长柳梅的家就隔一条河。”

    “呀,你别骗我,你们甘肃都是戈壁,那里有河呢?”她幼稚可笑的说。

       我又笑了,“你们北京才没有河,永定河可能是一条臭水沟。你是一个书呆子,惯不得你复习两年,没有考上大学,原来你脑残啊,天下黄河九十九到弯,有九道弯就在我们甘肃呢,黄河不是河吗。没有河,我们怎么生存。”

      我又为她的班长辩护,说:“你们班长把你靠墙罚站,那是保护你,你站军姿,体能达到极限,累极了,可以下意识的靠一下墙。我的一个老乡,在新兵团训练时站军姿,昏过去了,把脖子都摔断了,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脖子上打着石膏,脖子还掉在康复架子上做牵引。我看,你的体形比别人稍重一点,要是真跌到了,也够呛。”

   她“啊”了一声,摸了一下脖子,说:“真有那么一会事吗?”

    土豆切完了,我看到两个新兵洗好了蒜苗,“赵月弯把土豆端过去,把蒜苗盆端过来,继续切。说着我拿起一个蒜苗,用菜刀把蒜苗中间劈开,切成一段,一段的。照我这样做。”

  “ 班长我切不好。”赵月弯的声音甜甜的,有质感。

   我说:“切不好,没关系。”

   她拿起了一个蒜苗笨手苯脚的切了起来。

    新兵团太苦了,吃不饱,米饭是夹生饭,馒头要么发黄,要么发酸,掰开里面还有黑疙瘩,吃起来有一个苦味,嚼到嘴里涩涩的,喝口菜汤才能咽下去,不吃有不行,训练时身体发飘。赵月弯抱怨起来了。

    她切着蒜苗,嘴就象个机关枪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我插不上话。

    这小妮子说话口无遮挡,恐怕以后吃亏要大了,我心里暗想。

     班长,新兵团三连的馒头不是你做的,菜肯定是你炒的,你这么老实,做出的馒头肯定好,然后她悄悄对我耳边说,三连的馒头简直不是人做得。

      我霎时羞红了脸,心想,今天让这丫头片子给上了一课。

      她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她的话里让我又听到了更加稀奇的事情。

      她悄悄地对我说,班长,我们班一些战友,常常给炊事班的一些战友买好烟,以便多打一点饭菜,或者菜汤,在训练是增加点力气。班长要么我给你买一包“阿诗玛”以后给我多打点菜,你到渭南给我买一只烧鸡,我们先小人后君子,我给你双倍的钱。

       我悄悄地的咬着牙,这就是刚下到连队,不吃土豆片,只想吃稀饭油条的女孩吗?我心里疑惑的再次看着她,心里恶狠狠地对她说,闭上你的“狗嘴”,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这可不是小事,是违反军纪的大事,你不要道听途说。三连。就我一个人给每个班餐桌打菜。

     “ 我从不吸烟。”我恶狠狠地对她说。

      菜切完了,炊事班长要炒菜,油锅里的菜籽油烟雾妖娆,在锅里打着圈儿。冒出了黑烟,他把一点可怜的猪肉放进去,吵了一会儿,我拿起一个勺子,连油带肉捞了半勺子,加了些辣椒面,然后又拿了四个馒头,把馒头掰开,在馒头里夹上了辣椒面过油肉,给她们帮厨的四个人每人一个肉夹馒头。

   当我给到赵月弯时,我悄悄地小声对她说:“吃吧,把你的嘴巴塞塞,以后少说两句。”

       她们拿起馒头,不客气地往嘴里塞,赵月弯双手捧着馒头,怕馒头的油渣掉落在地下,然后就往嘴里塞,每咬一口馒头,她用舌头舔舔嘴角的油渣,不大一会儿一个馒头就吃完了。

     这可是文静,秀气的女孩啊,要是在家里,她们的父母给她们的碗里面放一点肥肉,她们吃吗?

     她们确实饿了。

     我失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