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引用】我记忆里的黄宁归  

2012-01-08 09:36:05|  分类: 忆桥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可《我记忆里的黄宁归》
    一直记得黄宁归的模样:圆脸盘,大眼睛,俏俏的鼻子,稍黑的皮肤,初来时还扎着两只羊角短辫儿,大约1.65左右的个头吧!有的男兵背地里叫她“黑牡丹”,在大漠边缘的军营里,这应该是名副其实的。
    她性格有些内向,说话声音小而细,有点吴侬软语的味道,却不知她老家在哪儿。她待人热情诚实,平时生活十分简朴,一点儿也看不出是高干的女儿。那时,部队发的白粗布袜子是“喇叭口”,不少男兵都不愿穿,宁归却一直穿着,二中队的官兵都知道,有的还私下说,爸是政委,怎么就不买双好点的袜子呢!她干起活来十分卖力,下菜地,进伙房,打扫卫生,总是扑下身子干,衣服弄得再脏也从不计较,所以,她的衣服也和我们的一样,打过补丁。
    宁归得病的时候我们都是看见的,脸上有一片一片好像冻伤的痕迹,谁也没想到她得的是红斑狼疮。等我们知晓的时候,她已离开中队去治疗了。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她回来了,病似乎也大好了,好像被安排在政治处的放映组,管放广播,兼管图书室。有一次我转进去想看看有些什么书,她热情地给我介绍,她知道我喜欢诗,就从书架上抽出两本唐诗选注和一本宋词选注,笑着说:“没什么人看,不登记了,你都拿走吧!”我知道这是集体的书,但一个女兵送我,便一点没有犹豫,真的就拿走了。至今,这书还在我的书架上,连牛皮纸包的书皮都没动过。或许,这是她离我们而去前特意送给我的礼物,天知道呢!
    黄宁归和覃金华几个女兵总叫我“落花诗人”,我也乐得接受。记得覃金华退伍时,杨雄叫我到他家吃饭,叫的三个女兵是覃金华、黄宁归,另一位好象是李萍。我去时见宁归正拿着一张纸,说是“菜谱”让我看,我不知道什么叫“菜谱”,却看见那字写得很不错,便问“谁写的?”宁归说是她写的,我说你的钢笔字啥时练得这样好!她笑了,说生病时练的。我仔细地欣赏了好一阵,又大赞了几句。等杨雄忙完一起就坐时,对着三个女兵,我还想说笑说笑,杨雄却很严肃的样子,不知什么原因,我只好也顺着主人的意思。吃着吃着,宁归感慨起来,说“差点见不到你们了,还好,又回来了!”我们都说哪能呢,这不好好的么!她又一次笑了,笑得很甜。望着那笑容,她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在她身上还会发生什么。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宁归突然又在营院里消失了,我像前一次那样,还想着那一天她就会回来,却再也没有看见她的倩影……。
    后来听说她去北京哪个医院了,还听说她在喀什临上飞机时说了一句话:“这一回,我恐怕回不来了!”
    宁归真的没有回来,回来的是她的骨灰,我们都没有看见。至今想起来,不胜伤感!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