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梦回湘西篇七-老赖和老耿  

2011-03-08 09:13:40|  分类: 湘西站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北社员:传金

从新兵连分到二中队电源空调分队,就认识了班长老赖。老赖是广州军区调来的老兵。典型的广东人,两眼深陷,精瘦有力。老赖话不多,平实朴素,但干起活来那是一把好手。调来的那批老兵有很多都提干了,老赖也穿上了四个兜。收入多了,生活习惯没改。依旧是用他的“箱式卷烟机”卷烟,或者是抽喇叭筒。我们对他的称呼也由“班长”进步为“技师”、“分队长”。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很多人讲起话来都是“套话”居多,“语调”也比较高。但我们这位直接领导始终是平淡实在的风格。对我们这些部下,他也是用自己的行动来带动我们。要干活了,上衣一脱,满身的腱子肉尽显无遗。工具一操走在前面。到部队后,我这个来自城市的高中生,自己也觉得要“改造思想”。但最怕的劳动有两样:一是挑猪粪。那一担半干半湿的猪粪足有一百多斤,从食堂后面的猪圈跳过球场,沿着山坡一直往上,直到5号机机房后面。平地还好一点,那一段上坡可真是吃力。另一样害怕的公差就是到县城米厂扛大米。整整180斤的中粮麻袋压上肩以后,两腿就已经开始哆嗦。还要一步一步踩着跳板登上解放大汽车。一趟下来,大气只出不进。几个人要装一汽车,根本容不得歇气。可这两件事在老赖那里,简直太容易了。180斤重的大米,自己搬上肩,登登几下就上了汽车。挑猪粪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老赖的肯干和能干出了名,“苦差事”也经常光顾他。69年的新兵来了,他是排长。站里要盖房子,自己制造砖瓦,他是砖瓦队长。要挖煤了,他又是挖煤队的队长。他带着一帮弟兄,革命加拼命,在距气象站不远的地方,几十米深的地方挖出了煤。要到站里向党委报喜,他竟然从井下跳了一担煤,一口气挑到机关办公楼。正在召开的党委会也因听到这个喜讯而中断。二中队的营房,因为背后是山,阴冷潮湿,三角形的房顶上还寄生着家蛇。一次我们发现了蛇,抓住后老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广东人什么都敢吃的本事立刻显现出来。据他说煮蛇不能掉进阳尘,就在操场上支起了炉子,一会功夫一锅飘着香味的蛇汤就煮好了。蛇胆老赖也没浪费,当着十几号人就这么生吞了。后来我改行到了三分队,老来也到三中队当了副队长。转业时他和妻子带着一儿一女回了粤北老家。近几年因为电话升级,他的电话那端老是传来“你拨打的电话不存在”的提示,我们之间也没了联系。但这位老班长对我的教育和影响会是长久的。

二中队另一位要说的战友是我的老乡,同一年的湖北郧阳兵老耿。老耿来部队之前就是党员,好像还是“生产队”一级干部,从当兵起就是中队的支部委员。这人从外表看不好接触,一副“国字脸”又黑又没有表情。他当兵就在炊事班,从“上士”干到“事务长”。我现在设想,当初如果二中队没有老耿,那些年我们的日子会是一种什么模样。全中队几十号人生活上的事基本上是他在当家。冬天,挑煤渣,加上按计划分来的猪粪,“沤”上一段时间,就是种花生的的底肥。春天,买回各种菜苗,开始一年的播种。为了砍豆角架,站里还派车到五中队附近的山坡上砍过树枝。过了5月份,各种菜上架了。吃不完的豆角用开水烫过后放在5号机房顶上,两天后就是“无污染”的干豆角了。萝卜肯定是生产过剩的,炊事班开始抽人切萝卜,晾晒加工存坛。一个收获的季节,几十坛萝卜干就封存好了。到了淡季,每天早上是法定的咸菜萝卜干。头疼的是一坛萝卜开坛的时候香脆可口,十来天后就酸掉牙齿。每年几个月一直多少年,我们就这么循环着吃。收红薯了,这也是不好长期保存的,老耿又请来了加工红薯粉的师傅。在全中队热热闹闹的忙碌中,红薯粉又奇迹般的生产出来了。我们的餐桌上又多了一样“上品菜”。转业回家后多少年,我的女儿上了大学。我还经常对她说:“我觉得我吃过的所有菜中,最好吃的还是在部队吃过的辣椒炒猪肝。”“为什么?”,女儿不解。因为那时候全中队五、六十号人,上士偶尔买回一副新鲜猪肝,加上辣椒炒成一脸盆香喷喷的辣椒炒猪肝。每人只能用瓷汤勺给一勺子。到最后还剩一点,炊事员一声“加菜”,“轰”的一下打菜的窗口立刻排起了长队。动作慢一点的当然很难再加上一勺子。几位年长一点的干部当然不好意思加入这“抢菜的行列”,他们永远也无法享受第二轮加菜。那个时候的领导怎么一点特权思想也没有呢?转业后我曾尝试过,自己做“辣椒炒猪肝”这道老也没吃够的“名菜”,但怎么也做不出当年那个味来。

能干的老耿也有“出岔”的时候。那个时候逢年过节会餐之前有一个奇怪的节目,就是要先吃一顿“忆苦饭”。菜叶、喂猪用的米糠、剩饭加点盐煮上一大锅,每人一碗。这样吃的目的是教育我们不忘旧社会,吃之前指导员还要动员一番。上午吃了忆苦饭,要等到下午才能吃到节日的加餐。一年国庆节一贯稳重的老耿不知哪根筋出了岔,他在煮忆苦饭时除了传统的配方,还顺手加上一勺子猪油。这下和隔壁的四中队的忆苦饭优劣一下就区分出来了。闻着香味的四中队战友抢着到二中队打忆苦饭,一会儿二中队的忆苦饭没了,四中队的忆苦饭剩了半桶。这事被中队长老邓知道了原因,又生气又好笑的邓队长对着老耿发脾气了:“你他妈什么意思?煮忆苦饭加猪油,什么立场?”当然事后也没追究老耿的立场问题。二中队的忆苦饭可是出了名。

二中队的事务长换了好多茬,老耿在当了后勤助理员后转业回到十堰东风,再后来退休回了郧县老家。打来电话:“今年在家种麦子收了几千斤,战友们来玩有的是吃的。”真要去玩老耿当然不会只给吃麦子,至少要加点猪油吗!一次接到安徽战友老贾的电话:“你能帮我找到老耿吗?我太想他了!”老贾同样也是一位当了多年炊事员的68年入伍战友。看来我们都怀恋着老耿。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