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梦回湘西篇一:引子及冬瓜和毛栗  

2011-03-03 09:20:26|  分类: 湘西站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北社员:传金

人老了,睡觉不踏实,老是做梦。

梦做得很奇怪,四十多年前的战友,现在的同事,搅和在一起。云雾缭绕。

只有一点是清楚的,还是在那一片青翠葱郁的军营中,水塔还耸立在山坡上。哟!可能是忘了关闸,水从塔中漫出来,一直往下流淌着,像一道山泉……

1968年8月,山东章丘济南军区通信训练大队,一批学员完成了为期5个月的入伍培训。3月份6部在武汉市招了一个新兵团,这批学员是其中的一部分,大约有70多个人。这些人是委托济南军区培训的,即将分往6部在全国各地的观测站。专程来章丘的一位参谋宣布分配名单时,强调了各站位置偏僻、环境艰苦,据他说有的地方甚至连吃水都困难,吓得一部分人赶紧拆洗被子。对这批刚离开家门的城市兵来说,拆洗被子可是件大活。要折腾一整天才能恢复原貌。

名单公布,拉萨、喀什、海南、长春、胶东、闽西、南宁、昆明、湘西、渭南,几乎是国土有多大,我们分配的范围就有多广。小潘和我等13人被分往湘西站。“湘西”,地址在湖南新化。立即有两条结论出来:一是吃大米饭,二是不缺水。这13个人欢喜雀跃。

几经辗转,我们来到当时湘黔铁路的终点站,距离新化还有几十公里的金竹山。好像整个金竹山不到十间房屋,询问新化705部队,旅社人员很神密的告诉我们说是“雷达团”。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跟着其他赶船的人,走了几公里路,来到资江边。乘上一首小轮船驶往新化县城。天渐放亮,资江两岸青山绿树,江中水波荡漾,风景真好!几个小时后,到达新化县城码头。通过当地人武部的电话联系,找到了705部队。

大约一个小时后,部队一辆小车来到码头。车上下来两个领导,一位是彭指导员,一位是林排长。彭指导员操着一口“天门”普通话,非常热情地欢迎我们,用小车装好我们的行李。然后列队向我们期盼的部队走去。

新化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小城,青石板的街道,街道两旁晾晒着湖南特有的“白辣椒”,一股沁香弥漫在街上。十几分钟,队伍就走出了县城。翻过一座小山,就能看见几公里外的一座红砖砌成的水塔。那位戴着眼镜的指导员开始鼓动我们:“同志们哪!水塔下面就是我们的营房,大家要下定决心,克服困难!”。8月的南方太阳,脚下是碎石路,不一会,军装就渗出了汗水。好在距离不长,再翻过一座小山坡,右拐进一个小村,就能看见营房的大门了。到705的第一顿饭是大米饭,炖冬瓜里还能看见一点点肉星,吃得真香。

冬瓜和毛栗

部队营区建在一片小丘陵地带,原来是一个叫“唐禾村”的村落。建设已经初具规模,办公楼、机房、营房已经建好,其他辅助设施也正在建设。营区看起来很杂,建设施工单位、安装单位有好几家。部队人员从着装上看有陆军、空军,还有老百姓。男女老少年龄差距也大。这伙武汉兵也很活跃,不几天就和二中队、四中队的同志们混熟了,有的还和那些老兵换了衣服。因为我们发的全是新式绿军装,那些老兵穿的有老式黄军装。穿黄军装不就看不出来是新兵了吗?和我们同期到达的又来了几拨在各军区培训的兵,有安徽的、北京的、河北的。这些经过培训的新兵又组成了一个新兵连,边学习培训边等待分配。吃了几个星期的大米饭,我们这批南方兵没有了新鲜感,渐渐感到天天都是冬瓜的伙食有点烦了。一天连队点名,指导员在讲了一大通革命道理后,突然说:“同志们哪!我们不愿意吃冬瓜可以提意见,但不要故意弄坏它,这都是我们的伙食费买来的。”原来炊事班近几天在开冬瓜时,发现有人把筷子钉进冬瓜,几天后表皮还是好好的,但是从里面烂掉了。当时的冬瓜一分钱一斤,一大担菜才一元钱。老百姓给部队送菜都是在我们吃饭时送来,顺便还可以吃一大碗饭再高高兴兴回去。指导员这次点名后,没有人再去钉筷子,当然冬瓜还是天天有的吃。

营区所在的原来是老百姓的村落,部队征用后留下很多毛栗树。临近中秋,可以收获毛栗了。“毛栗”实际上是一种小板栗,外形和板栗一样,就是个头小点。收获毛栗很费事,用竹竿从树上打下来后,毛刺很扎手,只能用筷子捡。9月的一天,新兵连以班为单位收毛栗。我们班来到靠近大门的一片坡地上,一个人爬上树用竹竿敲打,其他人很小心的用小树棍夹。因为设备落后,收获很少。哪知干着干着,来了几个在营区建设的工人。他们有厚厚的帆布手套,直接带着手套去抓毛栗。其结果就有点像“火中取栗”了。不一会,那些工人的收获就比我们多得多。武汉兵中有来自工厂的小沈、小陈不高兴,“这工人阶级怎么这觉悟!这树是部队买下了的。”咀中开始嘟囔。哪知对方毫不在乎,满口的长沙话对着我们喊道“你们能恰我们怎么不能恰”。上午双方仅限于语言交锋,到了吃饭的时间,也就各自收兵。中午大家正在睡觉,突然排长过来叫我们说:“那帮工人自己上树去打毛栗了,二中队指导员说他们都不听,你们去帮帮忙。”本来就有气的武汉兵一听这话,哗啦一下就起来七八个,手脚快的还抄上了武装带。当时我们住在后来做修理所的那片营房,那几个工人正在四中队猪圈后面那片毛栗树上自己动手打毛栗。几十米的距离一下就跑到了,大家就吵吵着要那几个工人下来。争吵中互相就不太客气了,那几个工人从树上跳下来就要动手。哪知道这伙武汉兵也不含糊,上来一个人一下就把那个要动手工人给撂到地上。那几个工人一看势头不对,喊了一下“回去叫人去!”,这几个人就跑了。不一会,一下来了十几个工人。他们手里还拿着棍子之类的工具,口里喊着要找那个当兵的算账,来到新兵连的营房前。因为都穿着军装,他们一下也分辨不出具体是哪一个?吵了一会也就悻悻地走了。

本来我们以为这个风波已经过去。过了一会,动过手的小沈要到厕所去,当时厕所修在营房前面那个小鱼塘上面。他那一身和老兵换过的黄色军装被工人们记住了,刚刚从厕所出来,就追来十几个工人,手里还抄着工具。情急之下他先是跑到新兵连,接着又顺着山坡跑上了二中队三分队那栋营房。冲进一间房屋,顺手抄了一把种菜用的锄头在手里,关上了房门。那十几个工人发现后,围住了房间,但谁也不敢进去。二中队的干部们也在劝说着工人。人越围越多,不一会集合号声响了,机关领导和安装公司领导都赶过来,那群工人被劝走。事后在营区和新化县城还出现过工人刷写的大标语,但这场风波还是平息下来。当然这一架打下来,武汉兵的调皮也就出名了。那位小沈两年后就转业回家,应该和这件事多少有点关系吧!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