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元宵节感怀  

2011-02-24 15:58:48|  分类: 兰馨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安社员:兰馨 

已经很久没在外地过元宵节了,今年,我在北京。

北京的街道车水马龙,空中不时这边那边地爆响着一朵一朵礼花。天上毫无悬念地挂着一轮圆月,它一如既往的宁静与紧挨着她炸开的五彩缤纷很不和谐,仿佛,她只应高悬于田野的夜空。

我独自走在街边,漫无目的。忽然觉得应该去看看明月下的鸟巢,走着,水立方的蔚蓝格外抢眼。在入口处,忽然觉得好熟悉啊。08年元宵节后,我陪母亲在北京游玩,奥运会还没举办,鸟巢正在建设中,施工用的蓝色玻璃钢挡板把游人远远地阻隔在外面。我和母亲站在高高的石头上眺望,又绕着鸟巢在挡板外慢慢地转着。入口处没有挡板,只有执勤的人和低矮稀疏的栏杆,我便搂着母亲,贴着母亲的脸拍照。是的,就是这儿,这样一想,便觉得想妈了。去年的元宵节,妈妈穿着彩服在干休所扭秧歌怡然自得的样子令爸爸屡屡赞许,今天,妈妈在家,我在外。

过了安检处,一路走着,鸟巢越来越近,直到仰视,觉得远比电视中庞大,雄伟。游人三五成群,两两为伴,招揽拍照生意的青年,观光的中年人,聊天散步的一家子,搂着腰的情侣,放风筝的孩子。风筝一例地向一边飘飞,只是小得很,单得很,不像西安的风筝,飞得大方、壮观。一个小孩挑着个灯笼,装电池的那种,似乎不怎么亮。我儿子小的时候,有一年跟我在桥南的山上过元宵节。那晚,风很大,我说不能出去玩,风会把灯笼吹灭的。儿子不依。偌大的军营大院,只有儿子的灯笼孤零零地在风中左转几圈,右转几圈。儿子挑着,从一个房头,走到另一个房头。忽然,远处有两朵灯光在摇晃,儿子喊了声:“有小朋友。”就向灯光跑去,那两朵灯光发现了儿子,也向这边跑来。谁知,两支队伍汇合的一刻,那边失望地说了句“哎,是个小孩儿。”就走了。儿子委屈地对我说:“妈妈,不是小朋友,是哥哥。”

一只灯笼是孤独的。

八年前,儿子的最后一只灯笼不孤独。中国民间有“正月十五打灯笼——照旧(舅)”的谚语,即每年正月十五这一天舅舅要给外甥或外甥女送灯笼,孩童十二岁时举行一种仪式,表示这个孩子长大了,舅舅从此不再送灯笼了。这种仪式就叫“完灯”,与乡下“男孩不吃十年闲饭”的说法也相吻合。儿子“完灯”时的聚会是一次家庭大团圆,祖孙三代二十多个人济济一堂,其乐融融。和家人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孤独。

环绕鸟巢一圈,阴面的积雪还没有融化,踩在上面,“咯吱”声插着空儿在密集的炮声中倔强地响了一下,又一下。重又回到广场,盘古大厦一片通明,大LED显示屏变换着画面,夺人耳目。收回目光,迎面是一堵灯笼的墙,红红的灯笼密匝匝地排列着,是那种典型的中华民族特色的红灯笼,哦,不是我记忆中的宫灯。二十多年前,大年初一,我结识了男朋友。正月十五,第二次见面,我们一起去看花灯。转到著名的临潼华清池门口东侧,我指着一个吊着穗儿的八角的宫灯说:“我想要这个灯笼。”男朋友四下望望,夜色阑珊,游人稀少,他一步窜上去,扒住墙头,伸手拧了好一会儿,摘下来了。回家的路上,我累了,他掏出手绢铺在路边的地埂上,我挑着灯笼坐着,他蹲在我左边,说给我挡风。然后,他问:“可以抽烟吗?”得到我的认可,他点燃了烟,可是,风刮过来,烟飘在我脸上,他立即转到我的右边,又说不能给我挡风了,就把烟掐灭了。那一晚,我拎着灯笼回家了,妈妈给我开门时,是不是看到我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有点红?

两年半以后,我嫁给了他。又两年半以后的那个元宵节,我们去看灯,我说:“我想要那个灯笼。”他吐了一口烟说:“找你舅要去。”

回望鸟巢,回望水立方,她们沐浴在节日的温暖里。不管曾经的辉煌是否过去,她作为一个浓缩着文化品质的人文建筑,安静地存在着。

又一朵礼花,在深蓝的天空,爆响。月亮,依然。

2011年元宵节于翔云楼)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