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桥南公社博客

弯弯曲曲的十八盘,走过了英雄千千万

 
 
 

日志

 
 

从桥南公社走出的画家武增宏与骆根兴的艺术访谈(上)  

2010-10-20 01:07:5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员:武增宏 

广州社员:武增宏

武增宏,1958年生,1978年入伍,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现为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创作部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曾获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美展优秀奖(唯一奖项),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铜奖,首届中国美术奖·创作奖,第七届广州文艺奖一等奖等奖项。

时间:2009.11.21

地点:深圳波托菲诺230

谈话人:武增宏VS骆根兴

 

武增宏:请谈一下你四十年军旅生活的人生感悟?

骆根兴:我的军旅生活四十年平淡、稳定,虽有些波澜又都与画画有关。从一个自幼热爱画画,因有此特长当兵,从工作之余自学到美院深造,实现人生理想成为专业画家,是命运也是机遇。有几件事对我的人生之路带来了转机。

第一件事是入伍。当兵偶然。招兵的领导看上了我会画毛主席像,是14岁上初中二年级那年的事。文革期间孩子们都想当兵,这是很优等的去处,不然就去下乡当知青了。那时全国山河一片红,到处画毛主席像。出于喜欢,我先是看一位清华美院的老师在镇上火车站门口画毛主席像。天天去看,这位老师就注意到了我,就让我帮他画毛主席的一只抽烟的手,说我画的不错。这样胆子就大了,就自个在镇上的几个工厂里画。这一下子就传开了,就这样当了兵。其实我什么都不懂,偷偷把我喜欢的大砚台藏在背包里,希望以后还能用的着。为了这个吃了些苦头,新兵连里夜里总搞紧急集合,命令将所有的装备都背在身上,这样我就比别人多背几斤。岁数最小,个头还最小,一跑就是几公里。后来有一次团里点检,搜出了这个“宝贝”。我想要挨批了,但政委表扬了,认为北京兵也能吃苦。这样就当了连里的文书。

第二件是进部队机关。第二年,师宣传科的一位干事下来找到了我,就这样进了机关的电影放映组,这是基层部队里最为理想的文化单位。从此,基层文化的事儿都干过,放了8年电影,兼当了10年的广播员,干过图书员,画了不少幻灯片,搞过舞台布景,还给演员画过领袖妆,办展览,打球,组织比赛,照相宣传,随演出队演出,都干过。当然最让我着迷的是画幻灯片。放映组里有一本小册子是《怎样画幻灯片》,就照着上面的方法实验,像糯米纸画法、胶片洗漆法、烟熏法、清漆堆积法、剪纸法,很上瘾。这个经历对后来的版画、油画创作都有启发性。部队也喜欢看,参加军区的比赛都拿了奖。在兰州军区两次比赛拿了幻灯片一等奖和绘画一等奖。

第三件是卖画挨批。1973年省里搞美展,我画了国画《我的家乡》参了展。正赶上江青批黑画,把北京荣宝斋国画大家的画都卸了下来,赶紧改挂工农兵的画。这样我这件被挂了上去。不久就有一个日本人用了300元买了这幅画。消息传来我无比兴奋当成了大事儿向领导汇报,结果非同小可,被扣上“里通外国”“特嫌分子”的帽子。写交待材料,开始了三年的审查。后来荣宝斋出了证明,说责任不在作者,这才被解放了。那年正办国防科委系统的第一届美术班,也没参加成,被分到演出队画背景、搞舞美,实际上有惩罚的味道。两台晚会大量的布景,制作天幕的灯,全交给我一个人来干。这活儿从没见过,现到省歌舞剧院去看,现学现卖。半年内没歇过一天,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可以睡觉。总算完成了任务,舞台效果还不错。由于过分的身体透支,我在给首长们审查预演时一下子晕在台上,高烧40多度。大家很受感动,一致请功,我又是这个师政治部建立来第一个立功的。这件事坚定了我今后当画家的决心。1975年全军搞战士画展,20天画了16件国画人物创作,当然是幼稚的东西。这个展览入选了两幅,心里大喜过望。这次吸取了教训,不再摆好。

1976年当想要复员时,又糊里糊涂地提了干,那时这是个保密的事儿,一点都不知道。这是第四件事。

提干了分管文化工作。配合演出组织体育比赛,主抓业余美术创作。这样更接近了画画当画家的目标。工作没耽搁,余下的时间就画画。当时,王兰、张谧诠、骆晓萌、武增宏和刘建相继当了兵,又都喜欢画画,就搞了一个业余的美术小组,周末经常在一起切磋,一起画画。这是一段非常快乐、单纯的时光。大家比着画写生,看谁画的多。后来又搞版画创作,一心想着画画的事儿,很快活。后来复员大家分开了,但都走上了美术的道路,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其实,我是经常的被批,问题是“不务正业”、走“白专道路”、“不学马列”等等。由于铁了心要画画,也不去理会,口头检讨,不耽误工作就行。那几年发了疯似的画写生。从1976年到1978年,每天坚持至少画一件油画或水彩水粉。工作忙了,过后也要补上。一个月画一大堆,这些东西大部分都被毁掉了。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段。真正意义上的创作是从这时开始的。当时有位老师来到这个地方,抱怨这个地方找不着构图。(顺便说一下,所在的部队地处秦岭东段脚下的桥南镇,西依西安,东傍华山,北望渭水,南靠秦岭。从渭南县城南行上18盘就到了几十里开阔的土原上,在开阔地之间沟壑纵深延绵向北伸展到关中平原。传说是秦始皇打猎的地方,当年是一片原始森林,虎豹狼鹿都有,往北5公里就是秦始皇的行宫。这里风调雨顺,历代是粮仓。现在原始森林不见了,变成了秃山岗。但粮食不缺,在国防科委系统是最安逸的地方了。)我就在这里生活了26年。这里的每个地方几乎都画过。在这里是我的精神居所。这个地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慢慢成长起来。

第五件是在国防科委(现总装备部)系统美术创作班的经历。这是我从1976年至今一个漫长的人生经历过程,从对绘画的渴望进入这个集体创作、学习、成长为一名专业画家,是我实现艺术梦想的一座桥梁。我也是这个班参加次数最多的老队员,又是这个班工作最多、时间最长的组织者。1975年,我结识了关维兴先生,他是罗马尼亚博巴教授来中国讲学的学生。在文革一统红色文化的环境下,让我领悟了当时很鲜活的欧式的绘画审美经验,使我的眼界看得更高更远。那时,他是这个系统分管美术的干事。他为这个系统的美术做了不少的基础性工作,促成了这支美术团队的形成。也使我从一名学员走上了该系统美术组织者学术带头人的岗位。

第六件是考进天津美术学院。在那时,当兵的考美院是件很困难的事。单位没有报考名额。像现在好了宽松了,可以和单位协商后就可以报考。1984年考进天津美院,这段学习对我的艺术成长是至关重要的。主观上的需求,就如同在沙漠中行走断了水,见到了水没命的喝一样。我整日泡在教室和图书馆里。我从老教授和老师们的言传身教中学到的东西终生受益。他们是傅乃琳、谷文达、边秉贵、周光介、张京生、王元珍、沈尧伊、曹春生等先生。他们无一不是将毕生的艺术感悟、经验不保留的传授给学子们。其中获益最深的是对艺术的进取态度和对艺术规律的把握。老师在看学生作业时,经常反复强调“一点点”。线条过来一点点,过去一点点;再硬一点点,再软一点点;色彩冷一点,暖一点。这就慢慢体会到了真诚的发现和耐心的追求,对推动艺术的前行有多么的重要。艺术要用心创造。

第七件进入创作室。1994年调入创作室,实现了搞专业的愿望。工作环境稳定了,压力大了,要求高了。为完成单位任务,画也多了,承担基层美术组织工作任务也重了。只有不断努力再努力,争取画得好点再好点。就是这样。

有了当兵的历史,就不忍虚度光阴。军队是一所很特别的学校,这所学校会给人量身定做很多困境和磨难,等待着你去闯,去克服,去坚持。如同新兵训练夜间搞紧急集合,看似突然发生,都是提前设计好的。你要摸着黑,以最快的速度,扎好背包,带上物品,拉出来在伸手不见指的山里、田野里深一脚浅一脚拼着命跑,摔倒爬起来,掉坑里跳上来,甚至发生了情况也许无人帮你,无论多累也要跟着跑,坚持跑完全程。也像军事演习,要以顽强的意志突破已事先设计好的困难绝境,突出重围险境。军队就是以这种方式磨砺、打造了一代又一代人,是这样的滋养,使我渐渐练就了这样的品格,自强不息的意志。

 

武增宏:应该说你和战友们的事迹在中国美术界是一个奇迹,你认为奇迹的背后说明什么?

骆根兴:是大家努力的好,是都下了大功夫。我刚才说了,军队培养人的方式比较特别。现在地方很多重要的岗位和出色的人物都有当兵的历史。我并不是鼓励让所有的人都来当兵吃苦,也不是说当了兵的都不会犯错误。但当兵确实能锻炼人的意志和品格。

我们大家有了相聚在一起的缘分和机遇,形成了彼此相互促进的团队意识,共同进步。回想起当年我们在桥南部队的生活,一个小山沟里聚集着一群热爱绘画的兵。脚踩黄土背朝天,单纯而快乐的在一起,没有杂念,没有猜忌,一起画画,一起抢东西吃,一起成长。今天想起来仍有些不可思议,简直就像童话的世界。多么美好的年代,温暖着我们的共同信念,鼓舞着我们的执着。大家从秦岭脚下先后走出来,但都保持着真诚和热情。我为大家的进步感到由衷的高兴和自豪。当然,成功的背后仅靠部队的经历是远不够的,是综合素质集中的体现。

上天津美院毕业,我本可以留在学院当教书先生。因单位出了学费也不同意,就回到了桥南部队。又重新操起了老本行。又把几个喜欢画画的战士拉到了一块儿。他们是马建平、吴宝贵、张永福、王范喜、邓藻鸿等人。后来又招来了刚从院校毕业的何晓云。这时条件好多了。也不再批我走白专道路了。因为基地首长们很重视这个工作了。机关里也有了很融洽的空气。不那么左了。我充分利用了这些条件,带着大家跑了全国的很多地方。一方面为基层办些短期小型的美术普及班,另一方面是为营区做环境美化工作。这一阶段组织创作了大量的版画、油画、国画、壁画、水彩画,有些作品已有很高的艺术质量了。这些作品很多都是参加入选全国全军重要的美术展览的作品。这些作品还大量的挂在营区礼堂。接待室和会议厅等场所,有的挂在机房内部。仅在厦门观测站,就干了半年,创作60余幅。官兵反映非常强烈,我们也很受鼓舞。这也是我心情非常畅快的时期。同时又积累了很多部队美术教学经验。一直到前几年,仍有下部队回来的机关首长和干部谈起这些事。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创作,这是非常理想的画画状态。虽是业余,但基本上和专业的差不多。天天想的干的都是画画的事。像何晓云,分到部队接受训练一结束,就带着一起下部队,有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进步是很快的。

由于我的创作成果显著,又热心为大家办事,教学经验丰富,从1992年起我就接过了组织国防科委(现总装备部)系统的美术创作组织培训工作任务,一直延续至今。期间共办了10次班,每班2-3个月(1992、1994、1995、1997、1999、2001、2002、2003、2005、2007)。虽占用了我相当多的时间,但培训效果十分显著。此时,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骨干们,大多已接受过正规艺术院校的培训,整体水平提升了。但有些数学员们仍处于业余的艺术水平,还未找着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子,学术水准不高,甚至还完全不能独立创作。根据这些情况,抓了两件事,一是普及,二是提高。根据部队人员流动的特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逐渐找到了“短训高效”培训法。教给大家在部队画画、生存实用的方法,学些“招数”,然后下基层部队“滚雪球”,争取基层领导的支持,使其生存下来。第二是将培养重点放在有望成才的骨干身上,有理论、有步骤、有方法,理论与创作紧密结合,构成一个新的完整的教学体系。从每一位骨干具体情况入手,分析发掘每一个人的创作潜质。犹如不同气候、不同土壤里生长不同类型的种子一样,给予他们最适合生长的条件。针对每一个人设置不同的教学培训课题,做到有效的营养补充。办一次班解决一两个问题。比如说国画家王利,他长期在卫星发射基地生活,每干一件工作都非常认真负责。开始画国画写意找不到什么感觉,后来我发现他的一板一眼的严谨品质是特点,鼓励他创作航天和宇宙空间的系列。全部使用尺子作画,借助真诚和规整的孤线构成,吸收超现实的图像因素,很快形成了自己的面貌,并在全国频频获奖,我尊称王利的画为中国当代“新界画”。

我长期在部队基层,深知从一位喜欢画画的战士成为专业性的画家要经历多么艰辛的努力。面对大家请我帮忙改画的请求时,我都会立即放下自己的创作,认真尽可能帮大家把画改好,热心把自己领悟到的绘画经验毫不保留的传授给他们。几十年下来为大家修改的作品有几百件之多。并不计较名利,从不在我给别人修改的作品上署我的姓名,这是我一直坚持的原则。

要知道,不论是什么题材样式的创作,如果没有很高很独特的学术品位和成熟的技术体系支撑,是很难成为精品的,更谈不上传世了。我在鼓励大家创作的同时,把学术风气的养成和研究提到了十分重要的位置。这要求部队美术的组织者,要有很负责的工作态度,有很好的学术修养才行。领导要求单位争荣誉,作者为了生存提升,这些都容易滋生急功近利的投机心态。防止和扭转这些不良风气,需要更为细致的工作,有时甚至不被理解。但我一贯坚持、提倡不计较一时得失的大胸怀,注重精神与品格的养成。使大家的艺术前进的步伐更为稳健。因此在全国美展上,不断创造新高,始终走在全军的前列。这些业余作者逐步达到了专业作者的水准,有的成为了中国美协会员和各省美协学术团体的会员,成为知名的画家。到了第十届全国美展上,全面开花。这支队伍摘得了两金、一银、一铜和优秀奖,创造了非专业单位的一个“奇迹”。有学者评论,这些作者不仅关注军营和现实,同时也关注个体与情感,以极富创造性的形象表达,反映出时代广阔而共同的社会文化心理和审美主流,成为人们记忆里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图像,令军内外同行刮目相看。(兰宁远语)这几十年的辛劳终于有了回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